白盐呀。

墙头多 & 复键期

私人博客



扩列2421445634

三百六十天的长流

抵不过你一剑细水

信白/浴火

一篇肉

白龙吟x凤求凰

心很累发图都被屏蔽了
lof一定是针对我
评论走链接
希望他对我友好一点别再屏蔽我

【德哈】天象星轨/上

DH/

SOULMATE
天象星轨

“今夜凌晨你看见的第一颗星星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

01

关于灵魂伴侣的事件最近在霍格沃兹很流行。
啊,显然这不是一件很巧合的事情,只是后来学生们才知道上一对灵魂伴侣就发生在前不久,其中的一位是邓布利多校长,另一位是格林德沃。
每一任灵魂伴侣认出对方并相爱的时候天上会出现连成一片的星星,据不靠谱的小道消息传,那个时候的夜空完全如同白昼——数以亿计的光点布满整个天际来由衷的庆祝灵魂伴侣真正的灵魂一体。
灵魂伴侣的灵魂完全相通,这意味着对方的想法对方在做什么都能第一时间知道的一清二楚,比心灵感应更加厉害。
当然,这都还只是据说。
说法的源头来自占卜课上的意外,那节课trelawney小姐突然心血来潮的要教一些预言爱情的占卜术,Harry和Ron完全是兴趣缺缺,Hermione听后更是嗤之以鼻,小声跟Harry和Ron讲课本上根本没有这一章节。Ron偷偷瞄了Hermione一眼,小心翼翼的跟Harry打着眼色,“天——梅林的胡子!我敢打赌,hermione绝对生气了!”
Harry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啊哈,是这样,是个人都看出来了。所以你要干什么,来消除她的愤怒?”
“得了吧Harry,我什么时候能打过hermione——不过我倒是发现malfoy一直再朝这里看,你最好小心点。”Ron耸了耸肩膀,一只手顺手打在了他的水晶球上,水晶球摔倒地上四分五裂。
Harry连忙看着他,hermione戳戳他的手臂,一面端正的坐得笔直,“我求求你们两个,trelawney小姐绝对注意到了这里!梅林的胡子!我可不想被抽上去占卜什么见鬼的爱情!”
Sybill trelawney看向Harry这边,她捧着她的水晶球先了两圈,紧接着又自言自语了一会儿,向着Harry招手。Harry往左右看了一眼,hermione摇摇头叹息一声,Ron则还是一副见鬼的神情,他现在还没弄懂到底怎样把自己的水晶球给摔了的。Harry扯着嘴角尴尬的笑了笑,“如果我没猜错……”
“哦,当然,我的孩子——叫的就是你,Harry,上来,快些上来吧。”sybill微笑着看着他,只不过这微笑在Harry看来实在太过不寒而粟。
Harry咽了口气,离开桌子向sybill小姐走去,Draco在斯莱特林的那一桌大声的笑了,金色的头发很张扬的被风吹起,眼睛眯起唇角笑出了一个嘲讽的弧度,“哈,我们伟大的救世主被选中要去占卜他的爱情了——我猜他一定喜欢一个麻瓜,就像他的朋友一般——”
Harry顿了一下,耸耸肩膀恶狠狠地盯着Draco malfoy看了一眼,“啊哈,是不错,你这样的斯莱特林估计就没有爱情吧——梅林,我真可怜你。”
Darco很明显的被他激怒了,站直身眼中冒火的盯着他,很咬牙切齿的喊着Harry的名字,“Harry potter——”
Harry偏头压根没看他一眼就朝着sybill小姐走出,sybill trelawney亲切地喊着他,“Harry potter,亲爱的,快些过来。”
“呃……我现在应该做些什么?”Harry盯着她的水晶球看,无奈的把双手举起又放下,“我是说——确实是,我不知道我应该做些什么。”
“你什么都不用做,你只需要把手放在水晶球上……”sybill在水晶球旁挥手,“对,把手放上来,然后闭上眼睛,啊——我看见了你的灵魂……这太有趣了……”
她闭上眼睛喃喃着魔咒,Harry完全没有听懂她念叨的都是什么魔咒,梅林在上,他的占卜课没有一节认真听过,紧接着她突然变了脸色,抓着他的手臂一脸惊讶盯着他的眼睛看,Harry不知所措的朝后退了一步,sybill面色潮红,她开心的大喊,“梅林!梅林!我看见了什么——这个孩子——”她放开Harry的手在教室里走来走去,不时地就抓着她的衣角,“我只是太激动了孩子,你是下一个灵魂伴侣!你一定不知道什么叫灵魂伴侣……我得告诉你,我得告诉你……”她一面向Harry这么说着,转头就向着其他学生,“我们这节课就这样结束了,下课吧孩子们——”

02

“所以,trelawney小姐到底有没有告诉你什么叫做灵魂伴侣?”hermione在午餐时间悄悄问Harry,“尽管我不太相信占卜术,我今天去图书馆查了资料,上面还真有这样的记载——但是你们绝对不会相信上一对灵魂伴侣是谁的!”
Harry和Ron异口同声地问出来,“是谁?”Ron看了看Harry,又看了眼hermione,“不,我就是单纯的好奇,我对这个真不感兴趣。”
“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我猜到你有这样的表情了,收回去Ron。”hermione这么朝他说,Ron还是一脸不可置信,“你是在开玩笑吧?灵魂伴侣,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他转过头去问Harry,“Harry你呢?你相信吗?”
“呃……说实在的,我没什么理由不信。”Harry耸耸肩表示他不清楚,Ron则是一脸怀疑世界的表情,Harry摆摆手示意他们听他讲话,“我觉得这件事我有必要和你们讲一下……我觉得你们首先先不要激动……”
“梅林的胡子!我都已经知道了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是灵魂伴侣了,还有什么消息能比这个更令人惊讶吗?”
“首先,trelawney小姐跟我说,灵魂伴侣是注定会相爱的一对情侣——多该死,她也没有给我预测出来另一个是谁。”
“灵魂伴侣见面的时候,情绪都会有很大的波动,我的意思是可能会一见钟情什么的,然后相处久了的话会知道对方的想法,甚至连喜好对方在做什么也知道——哦对,她还跟我说,最有趣的是,灵魂伴侣可以不计距离的就这样通过脑海说话。”
“然后她跟我说,我的灵魂伴侣是个男生。”Harry无奈的看着他的两个好友,hermione听到后扯了扯嘴角,“事实上,Harry……男生没什么不好的。”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她说我的灵魂伴侣是个斯莱特林。”
Hermione看了他一眼艰难的笑了笑,“斯莱特林……其实斯莱特林除了draco malfoy之外,其他的人说不定还不错……你说对吗,Ron?”hermione暗地里戳了戳Ron,他这才反应过来,“给我一个阿瓦达索命吧,这简直比刚刚的消息还可怕!”
Harry眨了眨他的眼睛,翠绿的瞳色在灯光照耀下显得发亮,他摆摆头安慰自己,斯莱特林也没这么差,该死,这简直就是在给自己催眠。

03

Harry potter的日子总是没有这么一帆风顺的。下午hermione建议再去图书馆查查资料,说不定能找到一些关于灵魂伴侣的蛛丝马迹,Harry途中去了海格的小屋一趟,去给海格送东西,顺便找他说说话。回来的途中三个人遇上刚刚下课的Draco malfoy和他的跟班,Harry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就想从他们身旁经过,Draco把书包甩到一边挡住Harry的去路,“哟,potter,我们的救世主是准备去拯救世界呢还是准备去见见你的麻瓜小女友?”
Draco扬起下巴一脸挑衅的意思,他甚至拿出了魔杖,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Harry一脸气愤的抽出魔杖指着他,“malfoy,你究竟想做什么?”
Draco晃晃魔杖下一秒就立刻对着Harry放了一个变形咒,Harry却像是提前知道一样躲开。Draco瞪着Harry原地不动,“不可能——该死的,你怎么会躲开!”
“呃,啊哈,事实上我确实是躲开了。”Harry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躲开了malfoy的咒语,他耸耸肩膀装作知情的样子,“今天没工夫陪你计较malfoy,让开。”
Harry带着hermione和Ron离开,剩下Draco留在原地咬牙切齿。Hermione上前几步问Harry,“你是怎么做到的Harry?我的意思不是夸malfoy,但是他的动作真的很快,我还没有反应过来。”
“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过我们还是先去查资料再说吧。”Harry扶了扶他的眼睛,快步向前走着,hermione听了他的解释也没有起什么疑心只是跟着他们走。
Harry有些心虚的看了他们一眼,然后低下头深呼吸一口气平息有些急促跳动的心脏,梅林的胡子,他一定是疯了——Harry这么想到,在刚刚看见malfoy深灰色眸子的一瞬间,他的大脑像是被清空一般,只剩下茫茫一片黑色,Draco malfoy的声音突然在他脑子里回荡,“把Harry变成一只可爱的仓鼠吧——”他一直再重复这句话,Harry甚至没有在意为什么malfoy会叫他Harry这种事情。
Harry觉得脑子都快晕眩了,只是因为malfoy的声音一直不断地在他脑海回荡,而他突然闪过很多回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draco malfoy梳着整齐的金发,拽拽的冲过人群对他说“Harry potter”,后来很多次针锋相对咬牙切齿说出来的“potter”,他张扬的金发好像比小时候变得更耀眼了一些,他的眼睛好像也变得更加吸引人了,深灰色的瞳色一看仿佛就跌入夜空的错觉。
不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
Harry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他拼命地拒绝着这种想法。可是他的心脏骗不了他。
他可能对malfoy有一点点心动——当然,只有一点点。

04


Draco malfoy也有一些异样的感觉。
他没有继续阻止Harry的原因在于,他那么一瞬间觉得应该顺着Harry的意思,当然他第一时间就否定了这个荒谬的想法,但这一瞬间已经足以让Harry离开。Draco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感觉,他想对Harry施个变形咒,这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仅仅是觉得把Harry potter变成一只仓鼠看着会很好玩,更何况他们针锋相对,那样更有意思。
紧接着他的脑子就跟抽了风一样,想象出了一只Harry面容的仓鼠,还带着眼镜,在他的手里趴着,温顺的要命——梅林,Draco这么想着,他绝对,绝对没有觉得这个样子会很可爱。
可事实上他内心承认了这件事情,Harry变成的白鼠会很可爱——哦显然,如果它很温顺并且趴在自己的手心上,他会这么觉得的。
如果第一次他向他提出做朋友的要求没被拒绝的话,他现在也许会喊他Harry,虽然在现在的他眼里看来简直是做梦。Draco malfoy可不像Harry一样整天只关心怎么除掉Voldemort,他对这种事情算是了解——所以,该死的,让他回忆回忆Harry potter的优点。
充满正义感(这是所有格兰芬多的天性),每次坏他好事的绝对要算他一个。同时他也是个利用身旁的事物来帮助的家伙(这一点上很像斯莱特林),用狡猾的手段去做正义的事情,好像的确很符合半个斯莱特林半个格兰芬多。
这样说起来好像Harry没有以前那么可爱,第一次见到Harry potter的时候他的绿眼睛睁的大大的,他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像只玩偶,因为太精致。不过现在的Harry长得也算俊美,如果他能理理他几乎没整理过的头发的话。
勉强可以算喜欢吧。

于是在晚餐的时候,Draco malfoy止不住的盯着格兰芬多那边看,他有意避开其他人的目光,尽量让别人不注意到他在盯着Harry看,其实后来他才想明白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因为即使他盯着Harry看别人也只会认为这是他们又有了什么新矛盾。
Harry potter——见鬼!
这个一半是格兰芬多一半是斯莱特林的家伙,果然在他的身上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Draco咬了咬牙,心想着该死的potter,感受到他的注视不应该有点反应?简直像个死人一样。Draco malfoy没有想到下一秒他就跟Harry对上视线,而且跟Harry对上视线的那一秒,他下意识的舔了舔唇,还把手摸到蛋糕上去了。

TBC.

——
曾几何时我对自己的环境描写特别有信心…现在已经死掉了x

【利艾】《恋爱三十三天》(二)

恋爱三十三天

 

 

 

-感觉有点流水账/其实擅长写短篇…还是产几篇短篇练练好了

-刚开始有考虑沿用原著年龄设定 但是都市风实在无法让我想出适合这么大的年龄差的剧情

所以本文艾伦二十四岁利威尔三十四岁刚好十岁的差距【笑】

 

 

 

03

 

 

艾伦出门后就着急的往公司大楼赶去,到了一半才懊恼的一拍脑袋望天呻吟一声,“该死的,他忘了今天没有公交!”他想了想,反正离公司也不是太远,那就跑过去。他边跑边思考着见到利威尔的第一句话应该怎么说,或许三笠也会在那。

“利威尔桑……那个能不能不要辞掉我们,三笠她只是不懂事!”

……见鬼了。三笠不砍了他才怪。

“利威尔先生……那个,我能不能先带三笠回去?我们先商量商量?”

啊啊啊利威尔能不辞退他吗!利威尔是谁!?可是公司里有名的洁癖总经理,据说他之前谈过几次恋爱——这基本上已经是公司里众所周知的事情了,分手的原因基本上都是因为对方跟男性太过接近,也被叫做醋坛子,所以说,既然——虽然说他没有同意但是,利威尔单方面认为他们两个交往了的话,他当着他的面带着三笠走会死的更惨吧……

艾伦痛苦的停下步伐捂着脑袋望着碧蓝的天空发出一声哀嚎,“上帝!为什么是我啊!”

 

爱尔敏早上的脑袋通常不太清醒,尤其是当事情超越了他的大脑承受范围的时候,他的脑子通常会挂机一段时间。事实上等他消化完这个消息后艾伦已经快跑到了公司门口,爱尔敏连忙掏出手机给艾伦打电话,不如他所愿的是对面根本没有人接听。爱尔敏一脸冷汗的挂断电话心里想着,“该死……今天在经理室的……是埃尔文董事长啊……”

完蛋了……爱尔敏这样想着,只能祈祷艾伦能够聪明一些,千万别把公司两大巨头都给惹了个遍。

 

艾伦在进公司大门前特意把手机调成了静音,因为他知道利威尔最讨厌有人与他谈话的时候有别的声音响起,在他调成静音后一秒钟爱尔敏就打来了电话,事后两人面面相觑的叹息一声,也只能怪巧合了。

前台的小姐姐看见他进来两眼放光,克里斯塔更恨不得直接对着他两眼冒星星,尤弥尔在旁边按下她蠢蠢欲动的头,一脸冷漠的抬头看着艾伦,“呐,艾伦,有什么事?”

艾伦顿在原地,有些迟疑的看了她们两个一眼才开口询问,“呃……我是想问……利威尔先生办公室在哪?”

“啊该死!我说什么来着尤弥尔!”克里斯塔听到艾伦的问题激动地简直想跳起来,“我就说了他是来找利威尔的!你居然不相信一个纯真少女的直觉!”

尤弥尔看着艾伦咬牙,“你怎么可能会和利威尔在一起!?我的上帝你让我输了我这个月的晚餐!该死的,利威尔办公室在十楼,快走,别让我再看见你!”

艾伦愣在原地,他本来还想问她们一些问题,尽管这确实有点不太好问出口,但是他的内心还是跟咆哮了一般,“他才是应该说该死的那个人吧!为什么感觉全世界都知道利威尔跟他在一起的事了!”

 

 

04

 

艾伦坐电梯上十楼的时候他总感觉吸引了全电梯人的目光,宛如芒刺在背利刃在前,他简直要被这个感觉折磨到疯掉。他再笨也能够猜到原因了,到底是谁把这个消息传播出去的?难道会是利威尔吗?艾伦咬了咬牙,不会是利威尔的,他这个念头一出来就被排除掉。利威尔特别不喜欢别人知道他的私人问题,那么恋爱应该也是包括其中的。

那么会是谁呢?

 

这个时候有人戳了戳他的背,“艾伦,十楼到了,你不下去吗?”

艾伦回过神来转头先跟那个人道了一句谢,“啊啊,抱歉,谢谢你。”直至他走出电梯门后才后知后觉的想到,为什么大家都知道他要在十楼下!?该死的,大家到底是对他有什么误会!?

三笠的声音从办公室传了过来,听到声音的艾伦一惊,赶紧往那边跑去,匆匆忙忙推开了门后跟埃尔文对上眼,旁边的韩吉看见艾伦闯进来眼神一变,“哦天!他来了埃尔文!”

埃尔文对着艾伦笑了一下,“啊……艾伦,欢迎。”

即便是“欢迎”这个词用得有多么的奇怪艾伦也只能压下心头强烈的疑惑恭恭敬敬的鞠了个躬,“埃尔文董事长早上好,韩吉经理早上好!我前来是想……”

“啊我知道我知道!”韩吉连忙上前握住他的手,充满爱怜的看着她的脸庞。艾伦下意识的退后一步,“韩……韩吉小姐……请不要这样……”

“我的艾伦,天,你今年几岁?”

“我今年……我二十四了……”艾伦看着韩吉小心翼翼的说道,韩吉像见鬼了一样冲着埃尔文喊,“混蛋东西啊!埃尔文,利威尔他妈的多少岁!!”

“利威尔三十四岁,韩吉,我建议你先放下艾伦,他的脸都被你吓白了。”埃尔文波澜不惊的看着他们两个,韩吉猛地松手,“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没有想弄疼你!让我看看,你有没有哪里疼!?”

艾伦连忙朝后大退步,“韩吉小姐!我没有事情!你不用给我检查了!”他大退步后一个趔趄差点跌倒在地,却感觉有只手抱住他的腰部让他没有跌倒,艾伦懵懂地眨着眼看着眼睛发光的韩吉以及发出愤怒叫声的三笠,他这才发现坐在角落的三笠刚刚一直沉默没有发出声音。

利威尔的声音从艾伦耳后根传来,艾伦甚至感觉抱着他的手也紧了紧,只不过他的声音依旧平静的要命,“韩吉,给我滚远点。”

 

艾伦想他应该找个借口站起来,毕竟这样被利威尔抱着……这个姿势真的太难受了他的腿扭曲成了什么样子啊!利威尔先他一步出声,这个时候艾伦和利威尔今天第一次对上视线,“小鬼,到门口去,我有话跟你说。”

艾伦呆愣的点点头,才发现他竟然对利威尔的命令根本没有想到反驳。脑子里又浮现刚刚利威尔的样子。

才发现利威尔先生的眼睛是深蓝色啊……以前一直以为是黑色来着,凑近看的话瞳色很好看,嘴唇也是,重点是他的表情虽然跟以前一样禁欲但是竟然觉得有一点点……帅?以前也没发现利威尔先生很帅气啊!?

艾伦瞪大了眼睛,喂,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tbc

【利艾】 《恋爱三十三天》( 一 )


恋爱三十三天

现代向

only利艾

——

【一】

00

“……这是什么意思?”对面的男人撑着下巴以锐利的眼神朝对桌看过去,然后闭眼又很无所谓的端起茶杯喝茶。
坐在他对桌的那个男孩已经开始不知所措,他只得拼命挥着手臂吸引那个男人的注意,结结巴巴的说着话。
“听我说——听、听我说啊!利威尔桑!”

“说。”利威尔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低着眼睛饶有兴趣地看茶杯里的水,艾伦端端正正的坐好像跟长官说话一样背挺得笔直,“我保证!一点儿也没有捉弄您的意思!”
“是三笠拜托我来的,她知道了……知道了相亲对象是您以后,逼着我来跟您说‘不好意思没有这个打算’……请一定要相信我!这是三笠的原话!”艾伦看着利威尔黑着脸抬头凝视他后更紧张了,到后来变成了直接闭着眼跟利威尔喊。利威尔皱着眉捂着耳朵,又扫视周围一圈,直接抬腿踹了一脚嚷嚷着的艾伦。
“吵死了,小鬼。”利威尔声音平淡的说着这话,眯着眼把看过来的目光一个个吓回去,心里想着的是这些小鬼真的吵得很、不仅会坏事还笨的要命。利威尔翘着腿身体放松的和他对视,“所以,三笠那家伙让你来代替相亲?”
“……完、完全没有那个意思啊利威尔桑!!”艾伦听后急促的辩解,甚至想站起来跟他阐述一遍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结果他还没站起身来就又被利威尔一脚压在大腿上不得动身。
“喂,艾伦,我跟你说过的吧,你太吵了。”

艾伦吓得不敢再讲话。利威尔心中对他的评价瞬间多了“单纯热血”这样的标签,今儿叹了一口气拿起公文包站起身——当然,即便站起身了他看上去也没有比艾伦高多少。
“就这样吧,既然你代替她来,就给我付出一些代价——我可没时间总是为你们这些小鬼浪费时间。”
“现在开始,我和你,艾伦·耶格尔,我们交往了。”

01

这是利威尔度过的第三十四个冬季,利威尔走出开着暖气的酒店的第一感觉是冷透了。
黑亮的天空,不记得是第几个年头开始就已经没有下过雪的城市今天居然又奇迹般的落了雪,漫天飞舞着洁白的晶体,利威尔朝头顶看去,猝不及防的撞上街角孩子们正在打雪仗而扔过来的雪球,他先是下意识的黑了脸,而后看见几个小孩小心翼翼的过来跟他说对不起,他蹲下身子去,尽管他并不怎么会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让自己看上去显得友善一点,只得非常、非常努力很温柔的跟他们说,“啊……没关系的。”

没关系的。
下雪了啊。

利威尔走过一条街后突然想起来要和埃尔文打个电话,接起电话后的第一句利威尔冷冷地跟他说,“埃尔文,我希望你不是有意整我。”
“利威尔,这是哪来的话?”
他抱着手臂冷笑一声,倚着栏杆对着电话,“知道那人谁吗,三笠·阿克曼,算起来我俩可能还是亲戚——哦当然,她没来,艾伦代替她来,说三笠不肯来。”
“对此我真的很抱歉利威尔,不过要相信我,我真的不清楚对方是她——不过话说回来这还是你也有责任,三十四岁还是单身,我犯得着担心你老了没人陪么?”
“哈?那你担心的可真多啊。”
“要不再找一个,利威尔?”
“算了吧。”利威尔叹了口气又朝前走着,“准确的说,我现在不是单身了。”
“刚刚逼艾伦和我交往了。”
“啊……”埃尔文听完后先是一声感叹,“艾伦?!”他像是后知后觉的发觉了什么,波澜不惊的声音也终于有了起伏,“你在开玩笑吗利威尔?”
“没有。”利威尔简洁的回答他,“行了,挂了。”只留下埃尔文拿着手机紧锁着眉头,“有趣了啊。”

02

艾伦跟三笠讲起这件事的时候,三笠一摔杯子,用一个比喻形容,把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是一点也不夸张了。她气的咬牙,“艾伦,你……你再说一遍?”
“利威尔桑要求我和他交往啊——三笠,不要再砸杯子了!已经要被砸光了啊!”艾伦为难的挠着头,紧接着跳过去按住她的手,“住手啊三笠!”
“这算什么!?那个死矮子凭什么这么要求你?”三笠怒视着艾伦,“话说回来,艾伦你干吗答应他!?你是笨蛋吗他给你什么好处!”
“诶……诶!?”艾伦被三笠大吼一通才反应过来,一拍脑袋迷迷糊糊地才想明白,“对啊……我怎么就同意了?”
三笠揪着他的领子,气冲冲地拉着他出门,艾伦嗷嗷叫着一个劲挣扎,“三笠你干嘛啊!我要被勒死了啊!”三笠回头冲他没好气的喊,“艾伦你现在就给去跟那个矮子讲清楚!”
艾伦听她这么一说,先是下意识的想溜走,又被人死死扯着不能躲起来,他看着天花板心中又泛上一股无措,“好歹利威尔桑也是我们的上司啊三笠你这样我们会丢掉工作的啊三笠!”
“工作重要还是人重要啊!”三笠见他这样子也一肚子的气,甩手把艾伦以壁咚的姿势再次拎起他的衣领,“艾伦你是笨蛋吗!”
艾伦听她这样气愤的样子心下知道不能和现在的三笠顶嘴,他默默透过三笠的遮挡看后方,正好看见爱尔敏从卧室走出来,惊讶的要吞下一个苹果的表情,艾伦连忙喊住爱尔敏,“爱尔敏你快管管三笠啊——”爱尔敏摆摆手表示他不想参与,紧接着艾伦又对着他喊,“利威尔桑让我今天九点去找他——拜托,现在已经八点了,我不去他会开除我们的!”

艾伦讲完这句话后僵硬的愣在原地,只能回头笑着对三笠说,“三笠,没事的真的……啊啊啊喂——”
爱尔敏目瞪口呆地看着三笠黑着脸摔门出去,再和不知所措的艾伦面面相觑,“艾……艾伦……三笠她……”
艾伦在原地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糟了她肯定去找利威尔桑了,爱尔敏你收拾好赶快来公司啊我先去找她!”
等到艾伦风风火火的跑出门后,还不知道事情真相的爱尔敏一头雾水,他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最后叹息一声慢悠悠的收拾去了,顺便感叹一下今天的天气真好啊。

tbc

【利艾】 renascence

renascence

 

 

单纯用到了调查兵团背景和设定

与漫画均无关

在回忆

 

 

》》可公开情报

1 玛利亚之墙被攻破

2 罗塞之墙被攻破

3 决战中调查兵团全军覆没

 

 

00

关于人类的末日。

其实艾伦没有什么要说的,对于这件事他似乎已经用上全部的力气了,“献出心脏”“为自由而战”,不过无论怎样的理由都好都已经不重要了。

 

调查兵团全灭。

 

天已经要黑下去了。

墙内的人类关了灯,没有了声息,他们似乎是在哀悼。天边是橘红色的光线,慢慢浸入每一层云染色,艾伦缓缓闭上了眼睛。

攥紧了拳头在胸前,“为人类的自由献出心脏”。他骑着马匹,突然睁开眼,发现自己回到墙内了。

他拖着疲惫的身躯走进去,他想他要为调查兵团的大家都立一座坟,不过他现在太累了。

 

01

“小鬼”

艾伦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果然是利威尔的样子。

是兵长?

“终于醒了。”利威尔站起身来瞥他一眼,“醒了就好好养着吧。”

“利……威尔兵……长”,艾伦艰难的开口喊住他,“现在是……”

 

“虽然我不是喜欢夸赞人的家伙,但是我得告诉你你赢了。”

“干得漂亮小鬼。”利威尔静静地回答他,艾伦眼中尽是惊诧,“可是兵长……为什么我记得……”

“为人类的自由献出心脏?”利威尔将床旁揉成一团的墨绿色风衣扔给他,“你一直念叨着这句……不过我说。”他突然向前掐住艾伦的脖颈,“你这家伙,是开心疯了吗?”

 

利威尔离开后韩吉进来看望他,韩吉告诉他是他的巨人化拯救了整个调查兵团,他的手臂在战斗过程中损伤严重,可能无法恢复,不过好好养着说不定也就能好。韩吉笑眯眯的凑到他耳边,“利威尔和你说了什么?”

“兵长吗……他什么都没有说。”

“诶!诶?!利威尔他是个闷骚吗这么奇怪?明明你晕过去的时候他可是急疯了的状态……剩下还有几十个巨人吧,我们根本还没来得及搭把手,利威尔就黑着脸回来了……说的第一句话是带着艾伦走。”

“啊……兵长果然是人类最强啊……”艾伦感叹了一句,关于他脑海里关于调查兵团被全灭的记忆他犹豫半天也没有问出口,迷迷糊糊睡过去之前想到利威尔那句话。

 

“这是我一贯的主张 我认为最有效的管教就是疼痛 现在你最需要的不是语言上的教育 而是 教训”

艾伦觉得,没有什么教训比得上调查兵团在他眼前一个个死去更疼痛了,三笠为保护他而死,兵长的最后一句话是“小鬼,你必须给我活着回壁内”

不过还好,都是假的,艾伦放宽了心,睡得很沉。

 

02

实际上艾伦的状况没有好多少。

艾伦梦见兵长在他面前,气体消耗殆尽,刀刃折断,紧接着平常波澜不惊的面色狰狞在一起嘶吼着,“小鬼,滚回去——”

他断了一只手臂,在残阳下笔直的站在原地,“即便折翼,他也是人类最强。”艾伦睁着眼睛对着远去的背影哭出了声音,马匹疾驰着奔向远方,“求求你——兵长——”

 

艾伦大概是哭号着醒过来的,利威尔站在他面前俯视他,他的神色不太对劲,紧接着扬了扬下巴,“做了噩梦?”

艾伦要解释一些什么,利威尔捂住他的嘴巴,他的眼神刀似的死死盯着艾伦看,“给我听好。”

“其实你说的事,我也记得。”

“我还记得我死了,你应该跑得很远了,你回到了墙里吗?”

少年翠绿色的眼眸刹那间瞪大了,他的眼眸里全是水雾,紧接着艰难的点了点头,利威尔又问他,“手臂废了?”

艾伦呜咽着,眼神瞥捂住他口的利威尔,利威尔松开手后从口袋里拿出手绢擦了擦手心,艾伦此时的表情便有些惊恐,“大概是……韩吉队长跟我这么说。”

“那我猜,你也不能巨人化了吧。”

“也许……会是吧。”艾伦低下头表情不明,“兵长……你如果记得的话,我可以和你说说话吗。”

“我们现在,为什么会活过来呢?”艾伦首先提出了这个问题,利威尔抬头看了一眼,“我得告诉你的是,现在的人类世界没有调查兵团。”

“这个世界……似乎没有巨人的概念。”

“除了我们,不过我叫他们先别告诉你。”

 

艾伦笑了笑,“为了人类的自由献出心脏?哈哈哈哈哈哈……原来我们不过为了一场梦战斗啊。”

“兵长。”

“如果有机会,我希望死的是我。”

“没有那个机会。”利威尔这么跟他说,“艾伦·耶格尔。我还在你就不可能死。”

 

 

一个脑洞

是想写梦和现实交叉的故事

最后赢了的故事

搁浅的鱼

“如果这条鱼搁浅 就在它快要死的时候给他一滴水”
“并不觉得这会怎么样 一滴水无异于望梅止渴”
“好 现在给它一杯水”
“有趣的想法 我猜它会回光返照”
“我们现在给它一盆水 然后 给它一片海”
“那他能活下来”

“这可不一定”
“命运这是在捉弄你 在给你甜头的后面是折磨 几个人能迎接曙光”
“再说 离开海这么久了 保不准就淹死了呢。”

虚伪

是连同骨子里的
血肉里的
流淌出来的
无法遮掩的
鲜红的罪恶情感

你用着和蔼可亲的面容
底下是把锋利的刚刚磨好的刀
你把这刀刺入妓女的肚腹
争先恐后
哗众取宠

请你把这刀刃用来剖开你的胸腔
你记住你的血液也吸引不来蚊蝇
中世纪的人为你喝彩
新世纪的人若无其事
但你看见了你身躯下的惊悚无力
黑色的心脏在运输着黑红的血浆


人为什么要活着
活着为了感受七情六欲——

每时每刻却都希望只有一情叫快乐
只有一欲叫追求

当下一个人看见这个文字的时候
他的脸上写满这剩下情感
不要抑郁
我和你还能享受明天的曙光
再希望快乐与我们永存。

而今我推风行舟 挑你那二三灯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