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盐呀。

亘古环绕星河
把心脏陨落深海.

这里若盐

圈杂


全职双花喻黄不拆
凹凸安雷安
魔道薛洋中心

【安雷】三千世界

三千世界

Cp安雷

私设:雷总前期死亡但却是个HE

      煤老板被我拉出来当红娘

      私设+原背景

   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qwq

——

对所爱忠贞不渝,对所恨恭谨敬畏.

——

00

安迷修看着排行上的名字沉默了一阵。他的眼神中带着些稍微不可置信的疑惑,食指轻轻在闪烁的光屏上上下滑动。

最后还是在自己的名字停了下来,一刹那的时间,光屏上有什么东西突然碎裂消失在空气中,他咬了下唇。

“安迷修,排行第四”

艾比和埃米在他身边呆滞了一会儿,而后也纷纷打开排行榜,艾比更是一脸震惊的抓着弟弟边晃边闹,埃米用手推搡着她,目光却一直在排名前五的名字上来回扫视。

那个嚣张跋扈的名字消失了。

安迷修歪着头对姐弟俩笑了笑,尽管他觉得他现在笑的实在不太适合一个‘温柔的骑士’这样的称号,“这样的话,就没有人会来伤害可爱的艾比小姐您了。”姐弟俩疑惑又释然的点点头,埃米本来想说些什么,安迷修挥挥手打断他的话,“我就先走了,再会。”

安迷修很快离开了姐弟俩的视线。他看向手中的双剑,冷热流在黑暗的迷宫角落里发着暗光,上面似乎残留着鲜血的温度,他一直在思索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一个问题自从五分钟前一直萦绕在他脑海——

雷狮是因为他死的吗?

安迷修懊恼的坐到了地上,看着随意扔在地上的双剑发怔。一个小时之前他用两把剑刺中了雷狮的腹部,他到现在还记得雷狮的鲜血残留在他手中的温度,热得发烫。安迷修其实没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虽然他一直想把雷狮光明正大的打败,可好像他从没预想过死亡会带来什么。他慌忙想把剑抽出来,因为失去着力点的雷狮在空中直直坠落,安迷修只能跟着向地上摔去。安迷修怕剑会刺穿他的身体,只能在后面紧紧抱住雷狮,雷狮却突然张开双臂笑得猖狂,“安迷修,不错啊。”

落地的时候巨大的声响让安迷修怀疑这个迷宫都会塌陷,但实际上并没有,地板只是碎了好几道裂痕。安迷修想问雷狮有没有事,可看见腹部那把剑又闭了嘴。

能没有事才怪。

安迷修爬起身和雷狮对视,他觉得他眼神应该是愧疚的。雷狮一双紫眸不带感情冷冷盯着他,“杀了我然后关心我活的好不好——我说安迷修,骑士都是这么恶心的吗?”

安迷修下意识想要为自己辩解,雷狮却抓住他的衣领狠狠向下一拽,他被抓的重心不稳,脑袋搁着雷狮的肩上,“带上你的剑赶紧滚。”

“趁我没改变主意,你知道现在你随时能死在我手里。”说着雷狮单手拔出那把剑,狠狠朝远方扔去,安迷修对着姐弟俩喊撤退,临走前又看了一眼缓缓坐起身来的雷狮。

他太骄傲了,真的是一匹骄傲的烈狮。他第一次夸赞他的宿敌,用上他信仰的精神,雷狮的战斗是荣誉和英勇,安迷修不断地在心里称赞这位恶党。雷狮的头巾在风中飞舞,雷神之锤在他的手中膨胀颤动,虽然受了重伤但却依旧没削弱他的半分气场,他的眼睛中依旧闪烁着好斗的火焰,嘴角扬起嚣张的弧度。

安迷修稍稍把担心放到了一旁,比起重伤的猛兽,攻击性弱一些的小兽更需要他的照顾;况且他怎么也想不到雷狮会被回收。

想都没想过。

01

他早该想到的。安迷修知道雷狮海盗团的关系一碰就碎,只有卡米尔对雷狮始终忠诚。更何况雷狮受了重伤,原本就心怀鬼胎的帕洛斯再加上单纯的佩利,还有一个随时会招来对手的猎物卡米尔,雷狮会死掉。

他早该想到的。

安迷修怀着对这位恶党的尊敬之意,打算去那个地方看看。等他走到那个地方的时候,广播又在整个迷宫响起来,新的猎物被公布,在说话人的背景声中,听到了得意的笑声。安迷修握紧了拳头,一步步向那个血腥味浓重的地方走去。

这里是野兽的栖息地,因此战争结束了也没有人愿意来这里走一圈。卡米尔跪在地上低着头,面前是雷狮留下的头巾。安迷修屏息向卡米尔走进,卡米尔抬头瞪了他一眼,他没有哭,可是泪水在不停从眼眶落至围巾深处。

“我……只是来看看。”安迷修张开双手,而后又悻悻地缩回去,卡米尔低下头去闷声说着话,“大哥说的真不错。‘最后的骑士’安迷修先生,你太虚伪了。”

虚伪?

安迷修张了张嘴,脑子乱成了一团糟,之前在大赛他经常会救遇到危险的女孩,尽管从来没有被感谢过,甚至还被女孩们说‘恶心帅’,可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虚伪。他可能确实很虚伪,比如他知道雷狮会死,心里却坚信他能活。安迷修跪下来,盯着雷狮沾血的头巾,“卡米尔,我很抱歉。”

“如果我留下来,雷狮是不是不会死?”安迷修困惑的看向卡米尔,卡米尔扯了扯围巾,停顿了几秒后回答,“不怪你,是帕洛斯带人来的。”

“我早就提醒过——他的手下本来就不让人省心。不过说实话,我知道这话你不爱听——我希望雷狮活着。”安迷修悔恨地锤了锤地,他伸手握住雷狮的头巾,像是缅怀他的宿敌,“雷狮应该活着,他没理由死。”

话音未落他眼中的卡米尔忽然扭曲起来,几秒过后安迷修眼前的一切都变的漆黑。然后是沉重的巨响在他耳边炸开,眼前突兀的出现发光的大字。

“世界”

“重组”

02

“安迷修,排行第五”

安迷修再一次醒过来是在迷宫某个不知名的角落里,他呻吟一声坐起身来,光屏在他眼前展开大赛排名,自己的名字俨然又落回第五。

安迷修停住呼吸一秒,视线猛地往上一扫,那两个字张扬的印在光屏正中央。

“雷狮,排行第四”

安迷修反复看了好几次确认自己不是看花眼,呼了一口气,精疲力尽的倒在原地。

安迷修觉得他像是做了个梦,但是身体的酸痛感依旧无法减轻,还有手中他的头巾,依旧在他手里被紧紧握着,似乎每一秒都在提醒他不是做梦。他静静的躺在原地看着微弱的光线从外头洒进阴暗的角落,把不明晰的视野分割成零碎的部分。

安迷修躺在原地思考了一下,认真的想想明白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处境,如果雷狮真的被回收,那么现在排行第四的人是谁,如果没有,他的头巾却在自己手里。

似乎怎么想都想不通。

安迷修叹了一口气,把头巾工工整整叠好放进口袋里。然后朝着有光的地方缓缓走去。

熟悉的声音在他走到洞口的时候传来——

“如果卡米尔你不肯帮我的话……”

“那我也不介意拿你的两分来用哦。”

安迷修眉头一皱,只觉得这话太过似曾相识,等到眼前的场景完全进入他视线时,安迷修咽了口气,心脏也不自觉的砰砰跳着。

这个场景,他太熟悉了。

安迷修不知道他沉睡了多久,但如果按着有意识的时间来算的话,这一幕的重演就发生在两个小时之前,他去救了艾比,紧接着雷狮和他打了一架,他重伤了雷狮然后雷狮被参赛者围攻,强弩之末的海盗成为了所有欲欲跃试的恶兽的佳肴。

艾比逐渐阖上了眼,有些犹豫的安迷修看到这一幕下意识的就出了手,热流擦过三人的脸庞,抱起艾比御冷流在空中停住。他看了看拼命眨着眼睛的艾比,眯眼笑了笑,“艾比小姐,又见面了。”

艾比本来想说些什么,安迷修食指压在嘴唇上笑了一声,“艾比小姐,在下恐怕有些很重要的事做,一会儿就和弟弟离开吧。注意安全。”

艾比愣了一秒,用有些怪异的目光扫视安迷修,安迷修被看得有些不适应,“呃……我脸上有些什么吗?”

“不。你不耍帅不太适应了。”

安迷修尴尬的抽了抽嘴角,“真是抱歉了,可爱的小姐。”

安迷修背手看向雷狮海盗团的三人,佩利恶狠狠地看着他已经忍不住要冲上来,他挥挥手让他俩离开,心脏却不安分的开始紧张起来,“怎么——雷狮不在吗?”

相同的话再次说一遍的感觉很奇妙,安迷修抿了抿唇,心下开始倒数时间。

三、二、一。

“佩利,退下。”

雷狮的声音如愿的出现在他耳边,雷狮出现所带来的闪耀着的霹雳把世界都渲染成暴戾的动荡,雷狮手握着雷神之锤站在他的身前,安迷修看了雷狮的头发一眼,没有看到熟悉的头巾,他下意识的攥紧了口袋,“雷狮,你头巾呢?”

“哈?”雷狮挑起一边眉,“这种东西,很重要?——”安迷修一脸凝重的看着他的脸让他不自在的别过头,“嘁,昨天起来,突然就不见了。”

雷狮手中锤子直指安迷修,仿佛在为刚刚的不自在找回面子,扬起下巴俯视着他,“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问这么无聊的问题……安迷修,三番五次欺负我的手下,有意思吗?”

安迷修眯眼和雷狮对视,“遇上了,就顺手替你管教下。还有,你的手下,还真、是、不、省、心、啊。”

他最后几个字咬的格外重,尤其是经历过上次事件帕洛斯毫不犹豫地背叛,说这话的时候目光直直盯向帕洛斯,帕洛斯被他看得后缩了一步,雷狮顺着他的目光有些不解的向着帕洛斯瞄了一眼,“这么说,我还要谢谢你?”

和安迷修经历过的一样,他在脑海里默默进行着事件的重演,先是海盗嚣张的挑衅,然后用尽全力的战斗,海盗的第一锤正面用力地向他攻击,安迷修倒退一步,因为早已知道雷狮的攻击方向,很容易用剑格挡下来。雷狮皱了下眉头,第二锤接着向他的侧面撞来,安迷修咬着牙偏头躲,那一锤落在旁边的墙壁上,掉落了许多碎石子。安迷修腾空用剑指着雷狮,在他印象中,这是他第一次对雷狮发出示弱的信号。

“雷狮,停手,我不想打。”安迷修其实心下也没底,只是因为抱着试一试的念头,能不能尽量让海盗不受伤似乎成为了骑士的职责。雷狮冷笑一声,手中的武器却渐渐消失,“怎么安迷修,你怕了?”

“因为一些事情……再说,跟不发挥全力的我打架,你也不满吧。”安迷修同样放下武器,一步一步擦过他的肩膀向反方向走过去,“下次再见,我可不会留情。还有,可别死在别人手下。”

活着。

安迷修心里默默想着,骄傲的活下来。

海盗在那一瞬间哼了一声,摇头就走,“还真是虚伪的骑士。”

安迷修低着头头也不回的离开,雷狮也不阻拦他,只是有些恼怒的在背后冷笑。

安迷修想着这下他的任务应该完成了,全盛的海盗不应该被任何人打败,而骄傲的雄狮不允许任何人侵犯他的尊严。安迷修打算去找艾比和埃米,走了一段距离后又听见远方一声巨响,似乎要炸裂这个迷宫,紧接着是雷狮的怒吼,“银爵——”

这个声音闯进他耳中的时候安迷修差点吓得掉下了剑,他愣愣的瞅着他来的地方,立刻原路返回。凛冽的风带着尖锐的石子划过他的面庞,甚至留下一道道细微的血痕,但安迷修管不了那么多了,冰冷的空气从鼻腔蔓延到他的全身,要冻结他的血液一般。他的手冷的似冰,可是眼睛却热的烧了起来。

雷狮——

能杀他的只有我啊。

这个念头出现在脑海中便一发不可收拾,因为他是最敬佩的对手,所以他死也必须只能死在我手下——更可况他本来就应该死在我手下。我想让他活,就没人能让他死。

等到安迷修赶到原地的时候,帕洛斯和银爵正站在雷狮的周围,尤其是帕洛斯露出狡猾的笑容盯着雷狮,卡米尔在一旁大口喘着气,佩利站在他们中间,打这也不是,打那也不是。

安迷修伸出手来双剑在手中快速旋转,“我警告过你,雷狮之能死在我手里吧——”他义无反顾的看向帕洛斯和银爵,雷狮气喘吁吁地睁开眼,瞳孔都收缩了一下,安迷修在为他战斗?他晃了晃脑袋觉得他在做梦,安迷修凭什么为雷狮打架,这个事件放在什么时候都显得异常荒谬。

帕洛斯更是吃惊的盯着安迷修,甚至没反应过来被热流砍伤了脊背,他一句脏话下意识爆出了口,“他妈的安迷修你为雷狮打架?”

“你信仰的骑士道他妈的喂狗了吗?!”

“我发誓保护所有需要帮助的人。”安迷修眼睛都被怒火烧红了一圈,“骑士道的尊严不允许你这种奸诈的行为存在。雷狮他应该光明正大的死——有你这样的手下还真是自己作孽——恶党的手下果然更不是什么好东西!?”

“雷狮我是要定了,你们确定要和我打?”安迷修的挥剑速度前所未有的快,他一个闪身就落在帕洛斯的前方,热焱直朝他的太阳穴刺去,骑士突然像失了神志一样,甚至嘴角都因为沾上鲜血而兴奋。雷狮突然大声喊了一句他的名字,“……够了安迷修!”

雷狮看着染了血的骑士竟然想拿下他手下的一命,在他印象中从未如此暴戾的家伙原来发起疯来也强大到令人害怕。什么温柔的骑士……这种不适宜的绰号还是赶紧丢掉了好,他现在简直是浴血奋战的战士。

安迷修顿住。帕洛斯离他的剑刃仅仅只有一毫米的距离,仅仅一毫米足够让他被凹凸大赛回收,他的绿瞳定格在那里,几秒之后跳回原地站在雷狮面前双手背剑。银爵早就不知去向,而帕洛斯见这般能跑多快就跑多快。卡米尔在角落里走上来面对安迷修,眼神咄咄逼人,“你要对大哥做什么?”

“我……”安迷修开了口却又闭上,和海盗一向反目成仇的骑士突然营救他的宿敌,这样的故事听在以前安迷修的耳里他也不会信,“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安迷修突然觉得很累,雷狮躺在地上,气息很明显的一步一步弱下去。安迷修的眼前仿佛空白一片,努力后的结果让他头昏脑胀,他眼前闪过刚刚雷狮猖狂的笑容,霸道而盛气凌人的叫他的名字‘安迷修’。他真的像最无畏的勇士一样,他不怕死亡,可他居然也不怕活着。

现在他的眼睛是璀璨的深紫色。

请允许他形容一下他的眼睛。那是最华丽的紫水晶,每一刻都酿着醇香的醉意,他的眼神其实通透而纯粹,是未被任何东西侵染过的,那里埋藏的是自由,他看到了雷狮皇子般的骄傲,对唯一的亲人的缱绻,对邪恶和力量的无畏,对世界的解脱和释然。

这样的人,为什么会死掉?他的骄傲不止停留在这里才对。

雷狮轻轻喊了一句安迷修,安迷修回过神来呆滞的盯着他,才发现无意中他紧紧攥着雷狮的手,他尴尬的笑了笑,却又不想放下,渐渐冷下的体温让他眷恋还残余着的暖意,雷狮开口问了一句,“就算你这样我也不会感谢你的啊笨蛋骑士。”

雷狮握紧了一下安迷修的手,紧接着咳嗽两声。卡米尔在一旁扶住他,“既然杀我的只能是你,下辈子我一定要在你身上讨回来。”

“还是死在你手里开心点。动手吧安迷修。”

安迷修看着雷狮忽然笑得无忧无虑,像个七八岁的孩童纯真,他把凝晶抵在他的脖颈处,听见雷狮轻声地囔,“有点话想跟你说。”

雷狮眨了眨眼睛,仰起头任凝晶割破他的动脉,他努力吻在安迷修的嘴唇上,只停留了短短一秒,便无力地垂下头去,断了呼吸。

安迷修整个人瘫软下来,熟悉的噩梦再一次回到他的脑海里。

排名的光屏在空中闪现出来,安迷修的名字不停闪烁着。要爆炸了一般的闪烁刺激着他的眼睛。

“安迷修 排行第四”

03

安迷修庄重地把头巾重新在雷狮脑袋上系好,在脑后打了个结,卡米尔从悲伤中缓过神来,有些惊讶的看着他,然后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他说话说的语无伦次,“安迷修,把大哥带回来,求你——”

安迷修看了卡米尔一眼,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我会带回来雷狮……”他这般说着,眼前的世界又开始旋转,这次的场景不是全黑,而是一幕幕在倒退,然后一记闷声砸在他的脑海里,安迷修再一次失去意识。

安迷修醒过来的时候,是以游离的状态旁观他和雷狮的第一次相见。海盗霸道的气势在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定格在他的脑海,那时候他正在为一个小姐抓一只野猪怪,却碰见恰好路过的雷狮。

雷狮轻蔑的眼神瞥过两人,冰冷的口气充满了不屑,“明明是大赛前五,却在帮必死无疑的渣滓杀怪吗?真不知道是白痴还是烂好人啊——”

“帮助弱小的女士是我的职责。而对付你,也是我的职责。”

安迷修才渐渐回想起第一次不愉快的相见,他们好像从一开始就生性不合,每一次的见面不是打架就是互相嘲讽。

雷狮有一种是天生的骄傲。不是那种自信过头的骄傲,而是谦卑又恰到好处的闪耀着的骄傲。他把一切看得很透,说的很直,只是语气是一个无恶不作的海盗罢了。安迷修再一眨眼,场景又回到了那个雷狮死去两次的地方。

安迷修缓缓落下地面,现在这里还没有人,但是一会儿帕洛斯佩利和卡米尔就会出现,还有艾比和埃米,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他经历了两次,而第三次他不允许自己再出差错。

张狂笑出声的雷狮再一次跳到安迷修面前的时候,安迷修手中的流焱那一瞬间冒了火花,还不等雷狮跟他说话,安迷修就直接用剑直向雷狮的锤头,“雷狮,我想和你打个赌。”

“哦?赌什么?”雷狮听后饶有兴趣的抱着手臂,冷笑着看着安迷修,安迷修看着雷狮,笑容都充满了挑衅意味,“赌你会不会死。”

“你死了就是我赢,今天之内你没死你尽可以杀死我。”

雷狮的表情在听完后稍稍凝重一些,“怎么,你跟我玩命?”

安迷修笑得灿烂,雷狮咬了咬牙到退一步,安迷修笑得眼睛弯成月牙,碧绿的眼眸像是一块未加工的绿玛瑙,闪烁着自信和无法拒绝的坚定。安迷修踏着步子在离他很近的地方停下,雷狮甚至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沈重的打在他的皮肤上。

“怎么样,这么好的待遇——不赌可惜了吧?”

雷狮挑了挑眉,咧开嘴角周围炸开爆炸的闪电,他的神色变得深邃,发着深紫色的光芒,“好啊,我赌。”

安迷修看着雷狮掉入他的陷阱满意的笑了,然后热流流焱就飞到帕洛斯的身旁绕着他周围转圈,“把银爵喊出来。帕洛斯。”

帕洛斯惊恐的看向安迷修,安迷修冷淡的回看过去,雷狮在旁边也有一瞬间的懵,他抓起安迷修的衣领,咬牙切齿的喊着,“安迷修你玩什么花样——”

紧接着雷狮就闭了嘴,眼神盯着从后方出来的银爵,雷狮回头看了安迷修一眼,果断的向银爵出现的地方砸了一锤,在暗中窃取机会的参赛者也蠢蠢欲动。场面开始陷入无法控制的混战之中。几十人在明里暗里攻击最中央的两个人,一个是安迷修,一个是和银爵打得难舍难分的雷狮,安迷修的热焱在全场飞旋,凝晶一刀一刀砍在伺机而动的参赛者的背脊和肩膀这些不痛不痒的地方。银爵把雷狮打到地上时,紧接着向雷狮发出了致命一击,雷狮瞪着眼睛因为雷神之锤被压制暂时无法召唤出来的原因只能硬生生承受下来。他闭着眼打算硬生生受下这一击,却听到撕裂喉咙的一声低吼。

黄和蓝交杂在一起,快速飞舞到他的视野中,在黑暗的世界里划亮一切。安迷修直接闪到雷狮前面接下这一招。雷狮正想大声喊他什么,银爵的一招已经落在安迷修身上。雷狮看见他身上细碎的伤痕和击飞的双剑,还有流血的脸颊和灿烂的笑容。他狼狈的被砸到地上,直接吐了一口血出来。雷狮睁着眼睛满脸不可思议,银爵的面瘫脸也似乎有点破冰,雷狮恶狠狠地剜了银爵一眼,匆忙向下俯冲到安迷修身边去,雷狮那一瞬间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会很恼怒,是因为那个赌约或是仅仅是因为帮他挡下一击,他说话说的也气呼呼的,直接冲着安迷修吼了出来,“安迷修你是个白痴吧——!”

安迷修听到这句话笑了出声,笑着笑着他又咳了一口血出来,他对着雷狮说,“雷狮,这次我终于赢了。”

雷狮忽然站起身来浑身发颤,该死的赢了?——你赢了什么?你救了我然后以那副虚伪的面孔笑得那么开心的说你赢了?你赢了的结果是把命送到我手上吗?

虚伪——雷狮脑子中充斥着两个字,不明所以的情感在困惑中断了弦,他赢了,他为了救我,该死的正义配上该死的虚伪。

你什么时候能为自己想一想?

刹那间整个世界都暗下,噼里啪啦的雷电声在每个在场的参赛者耳畔回荡,等到世界再次安静,除了卡米尔和佩利还留在原地,其余人都已经全部逃走。雷狮挥了挥手中的锤子,“嘁”了一声,“一群杂碎。”

雷狮说着,目光又聚焦到了安迷修身上,安迷修看上去状况不太好,但满打满算还是活着。安迷修眯了一只眼无奈的想着,不愧是银爵啊,就算知道了出招也不能很好的接住。他感觉有点困,不断地重复让疲倦攥紧他的每一根神经,他感觉到雷狮抱起了他,一只手拍了拍他脸,“喂安迷修,起来了——”

安迷修稍稍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雷狮有些担忧的目光。果然啊,每次为雷狮打架都会收获雷狮别扭的关心,所以说他这个人心底到底是有多孤独,除了卡米尔和雷狮海盗团,自由的他好像一无所有。安迷修苦笑着埋进他的怀里,“对不起雷狮,我太累了……”

“喂喂,你别死了啊,你记得赌约吗,你命还在我手上,我还没让你死啊,喂——”雷狮捧起他的脸认真的看着安迷修快闭了眼的倦怠状态,狠狠咬了一口安迷修的嘴唇,舌头不由分说的直接挑开他的口腔胡乱的摆动着。安迷修回了回神,在充满血污的格斗场,背后佩利和卡米尔的躁动让安迷修前所未有的沉静下来,世界都沉睡了,就剩他们两个人。

安迷修推着雷狮的腰要夺回着一战的主动权,他有些好笑的想着,为什么他们两个接吻都像打架一样,他的手臂圈着雷狮的背脊,逮住雷狮的唇角舔舐和吮吸。雷狮很明显没有接吻的经验,几下就呜咽出声,手臂也瘫软的垂在安迷修的肩部。

毕竟我可是大你一岁——这种事情要再输给你就说不过去了。安迷修顽劣的想着,最后在微红的嘴角轻吻一下结束这个漫长甚至带着解脱的亲吻。雷狮的脸红了半边,用手背擦着嘴角低头喘息,雷狮在他面前好像第一次露出这种不带挑衅的表情,而安迷修第一次面对雷狮也不再是冷嘲热讽。

他在雷狮水雾氤氲的目光下单膝跪下,举起雷狮的左手在唇角边印下淡淡的亲吻,裂了渗血的嘴唇在雷狮手上印下鲜红的痕迹。

“最后的骑士安迷修,为您而来。”

FIN









评论(5)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