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盐呀。

亘古环绕星河
把心脏陨落深海.

这里若盐

圈杂


全职双花喻黄不拆
凹凸安雷安
魔道薛洋中心

【安雷/向哨】最后的战役(2)

 

最后的战役

 

 

前文:

 

 

 

 

——

 

 

“杯中的水是光辉,海中的水却是黑色”

 

——泰戈尔《飞鸟集》

 

 

 

02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不泛波澜的水般平静。安迷修偶尔会因为修复精神力而不自觉昏迷过去,但醒来后噩梦也一直没有结束,脚镣依旧沉重的扣住他的步伐,手铐也强迫他的手臂移动范围只有区区几厘米。他甚至连去盥洗室都要加倍小心,因为下床和坐上去是一件很麻烦的事,他不小心就会整个人栽倒到地上,也没有人会来扶他一把。

 

安迷修看着唯一的玻璃窗,外面是黑黝黝的海水,偶尔能听见穿透窗子的海鸟的哀鸣。这个狭窄的房间,他不知道不知道自己沉眠苏醒过几个日夜。他努力迈着极迟缓的步伐,在玻璃窗上吐了一口气,白雾徐徐出现在他眼前。他画了一个“正”字,然后又看着水雾快速的消失殆尽,窗子又只是一个窗子了。

 

安迷修叹了一口气。精神状况倒是比刚被抓住的时候清明了很多,现在活跃的在脑海里翻滚跳跃,这是件好事,可他的手脚被束缚估摸着也有半个月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再次熟练拿起武器战斗。按照半个月的时间,从岸边出发无论朝那边航行,现在这艘船应该在海域的中央。安迷修低头思考了一会儿,突然船身一阵猛烈的震动,他毫无防备落在地上,炮弹炸裂产生的白光也从窗子的另一边传过来。安迷修听见船内人员的骚动,好几艘船队的船被击沉,急救艇在水下一艘艘浮现出来。

遭到袭击了,很明显的事。

安迷修作为一个国家的陆军前线,几乎很少能看见海域上的战斗,这战斗来的悄无声息,死去的人也没那么惨烈,海水会怀抱这些一切,留下的只有鲜红的血液在面上沉浮。他很快看见飞向另一边的带火的箭头,和一些向导哨兵的船员在几艘船里跳跃发起攻击。这个角度只能看见敌军的领头船,安迷修收缩了一下瞳孔,浅绿的眸色中是不可置信,这旗帜太过熟悉,是L国皇军的标志。

 

安迷修张开嘴握紧了窗户杆,直接用拳头击碎脆弱的玻璃。他探出头去,一阵逆风带着腥膻的海水从底下卷入他的下颌,他的头发尽被海水浸湿。然后紫色的雷霆在天空上渐渐成型,下一秒迅疾的冲破天空朝着敌军船队进攻。

火焰刹那间烧遍了支离破碎的船队。雷狮张狂的笑声在低空盘旋,“啊哈哈——L国的皇军就这点能耐吗?”

安迷修努力扭头过去想看见战斗的全貌。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正在驶船的人要改变方向,视野在移动中变得豁然开朗。

雷狮举着那把雷霆之锤,闪烁的雷电在身旁发出爆炸的声响,这是他完全进入战斗的状态。安迷修很清楚,强健的哨兵此刻正宣泄他强烈的不满,暴戾和震怒充斥着他的神经。他愣了两秒才觉得有点不对。

这是雷狮的脑海?

他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进入海盗的脑海中——况且他们是敌人?

 

局势不等他思考好这个问题俨然发生变化,许多皇军精英在四周的残骸上跃上空中和雷狮一人对峙。雷狮藐视的眼光愈发严厉,“哦我倒是忘记了,只会以多欺少是你们的强项啊……不过就算你们一起上……”他说着锤身汇集着紫黑色的光圈捎着成型的水卷,向四周扩散和炸裂,“给我记清楚这是本大爷的地盘啊!”

安迷修下意识闭了眼,强烈的光线刺痛他的眼膜,霎时世界从黑暗被照亮一般。他呼吸都因为这场激烈的战斗而急促起来。在这许久兵相骀藉的场面下,安迷修的手忽然被擒住,他一惊,往下看去。

那是一个蒙着面的黑衣人,看到他的样子后竖一根食指在唇中央,安迷修连忙把人从窗户下向上拉,只不过因为他手上笨重的铁拷和窄小的窗口,把人从外头拉进来很费劲。

窗外的形势好像也在渐渐消止,安迷修加大了一把力气,终于将人拉到室内,但窗口的碎玻璃都被那人撞碎了许多。安迷修开口想先问问他好不好,门把处却传来旋转的声音。

 

他心脏忽的骤停了一秒。

 

 

 

03

卡米尔进来的时候安迷修正坐在窗边的地板上,他四周环顾了一圈,然后蔚蓝的眼睛聚焦在狼狈的骑士身上。

安迷修无言的和他对峙,卡米尔也是一个哨兵,只不过他的精神力明显比雷狮微弱也温和得多,如果安迷修不是一个感知很敏感的向导,他甚至要以为卡米尔只是一个普通人了。

卡米尔扯了扯他颈边的红围巾,快步走到他面前将他拉起来,卡米尔说话的时候安迷修也听不出什么感情色彩,只不过他的目光让他感受到一份认真,“大哥需要你。”

 

“……我?”安迷修有些疑惑的笑,“我没听错的话是雷狮需要我?你在开玩笑吗?”

“没有。”

卡米尔摇了摇头,他的头朝着门口,一副跟着我走的姿态,“走吗?”

 

“呃……”安迷修咬了咬唇,他不敢看被他临时塞进床底的黑衣人,深怕露出什么缺陷,只好跟着卡米尔想外走去。卡米尔见他跟上也不说话,只是默默地在前面带路。安迷修觉得卡米尔跟他印象中的还几乎完全一致,沉默寡言,冷静睿智……当然逆鳞是雷狮。为了雷狮的安全和利益,卡米尔什么都能做出来。

 

“在前面。”

卡米尔转头看着安迷修,冷淡的瞳孔中有一丝微弱的希冀,“大哥现在……很危险。”

安迷修吞咽了一口气,强笑着露出云淡风轻的样子,“啊……我尽力吧。”

他看见卡米尔来找他,心下就已经明白了大半。然后听完卡米尔的话后也更加确定了原因,就像雷狮之前唯一一次见他撂下的话,海盗此刻应当处于暴走的边缘,需要向导的精神安抚。

他明白他不应该同意卡米尔的要求——因为他们是敌人,并且无法和解,但是他的脑海中不断告诉他要同意这个建议,鬼使神差之下,他扭开雷狮的房门。

一阵狮吼在他开门的瞬间传出来,一只小东西在雷狮的身旁不断跳跃,看见安迷修进来口中竟然爆发出野兽般的吼叫,雷狮闭着眼睛倚在床头,看上去仅仅只是因为困倦而坐着休息。可是安迷修知道他的情况十分糟糕,一进门剧烈的神经波动就冲着他的脑海袭来,雷狮的精神就跟一把锋利的剑刃一般要刺破他的灵魂,安迷修半个月没有动用精神力,差点被凶横且蛮不讲理的攻击击退。他深深地呼吸一口气,尝试进入海盗精神的防线,在他缓步踏入雷狮的领域时,雷狮睁开血红的眼盯着安迷修,紧接着又恶狠狠的声音朝着卡米尔低声说,“卡米尔,我跟你讲过不要把他带过来——”

卡米尔上前抓住雷狮正准备呼上安迷修脸颊的拳头,平静的声线终于有了起伏,他担忧地阻止雷狮的行动,并让安迷修向后退,“大哥!你明明知道……”

 

“易感期?”

安迷修站在不远处抬头望着两人,雷狮咬着唇瞪着面无表情的安迷修,安迷修勾起嘴角豪不畏惧的有又一次和雷狮对视。

安迷修冷漠的声音砸在雷狮的耳膜上像是一次次无形的宣判。

“雷狮,我猜的没错吧?”

 

TBC

 

本章碎碎念:

加了一些私人设定,比如说向导和哨兵都拥有一些特殊技能(就是保留了动漫里的元力技能)

然后咦我怎么感觉要开车了?

另外谢谢各位老师和小可爱们的厚爱!!!

 

 

评论(6)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