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盐呀。

亘古环绕星河
把心脏陨落深海.

这里若盐

圈杂


全职双花喻黄不拆
凹凸安雷安
魔道薛洋中心

【安雷】落尘

落尘

 

 

 

 

-安迷修第一视角

-书信体

-背景原作/两人被迫一组通过这一关

-2017年的最后一篇

 

 

 

 

 

——

 

寄雷狮:

 

许久未见了。上一关顺利进行完毕后,似乎也没有机会再和你见面了。

我写着封信没有什么目的,所以恶党你也不用加以猜测,说实在话的,我也不太清楚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件事。或许我想纪念一下与海盗合作的一次难得经历……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好纪念的,我们的日子只有打架。

 

跟你交流的机会很少,即便是被大赛强硬的绑在了一个组,你也不太愿意和我讲一些话。那一关过的很漫长,几个月的时间,我们的和平对话有没有超过五次?你经常会嘲讽我说“烂好人”,不过我一直都在跟你解释,这是我坚信的正义。尽力去帮助一些有危险的人,是一个骑士必须尽到的职责。如果你不能理解,我也不强求你理解我的做法,但我还是想说一件事——除了别人,你可以管管你自己吗?

 

站在我自己的角度,我不太希望你与其他人再打架。嘉德罗斯见到格瑞就猛打一通,可能是因为是难得一见的好对手,可嘉德罗斯毕竟才九岁,他是小孩子心性,可你不一样,你今年十八岁,刚好成了年,你应该多想一想才对。虽然我不太了解你的过去,可我想努力改变一些现在。抛开其他不说,你跟我打架的时候总是用上全力,尽管我们从来没有打到过两败具伤的境地,可万一哪一天你被人盯上了呢?强弩之末的大赛第四名,你觉得其他参赛者会轻易放过你吗?不过下次见面你估计还是会一锤子砸上来,毕竟要想让你抛下傲骨也不是我说说就可以的。

 

你总是把雷狮海盗团放在第一位。你有一天晚上找裁判球要酒,喝得酩酊大醉,尽同我讲了你的海盗团的好。那一个晚上是我们相处得最愉快的晚上了吧,顺便夸赞一下,你笑起来真的很好看,担上我的骑士之名,我可没有说谎。想说的是你明明也知道你的海盗团只是被利益捆住的蚂蚱,一点小动作就会治离破碎,可是你还是很愿意相信他们。你明明清楚这些——尽管你很聪明,但是这样总会是引火上身。只是想给你一些建议,你不接受的话在下也不能强求。

 

另一件事,无意中知道了你的身份。雷王星的三皇子,有时候我会搞不清楚作为一个皇子,为什么要费尽心思的来做宇宙海盗,还来参加凹凸大赛。不过后来想明白了,可能就跟我一直坚守骑士道一样,你也有自己独特的见解。我猜想你可能是为了证明什么,就像紫堂幻那家伙一样(紫堂家那个紫色头发,戴眼镜的男孩),每时每刻都想着能变强大只为了让父亲高兴。这种做法你会嗤之以鼻,而我也对这种做法不太苟同,我认为自己强大是自己的事,如果只是一直为了让父亲看得起,他或许不太能有什么突破,克服自卑是强大的很好做法。但是太强大也不一定就好,就像你一样,无论是性格还是做法都是十恶不赦的恶党。

 

先前的我不怎么了解你,现在的我也不敢妄说了解。可我总感觉你有些孤独。在大赛这么久了,除了卡米尔,你似乎还没有结交到新的朋友吧?或许你觉得这不重要,你的生命中有很多东西,就像力量和自由。提一句题外话你的不羁让我很是佩服,为了追求和自由放下王族的头衔,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抛开敌人的身份不说,你的纯粹和勇敢我也很赞扬,就像落入世间的第一颗星尘。这是我师傅同我讲的故事,说天上的星星落入凡尘时会逐渐被邪恶侵蚀,但第一颗星尘会永远追求自我和纯粹。

……话说远了,我还是想和你讲讲我的看法,朋友还是很重要的东西啊,如果你在深夜自己苦恼和迷茫的时候,寻找朋友的帮助会不会让你好过一些?不过你的性格也不太像是能结交到能交心的朋友……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时常来听听你的话,我保证不会到处乱说,你也不用对我有什么态度上的改变,我只是想帮助别人过得更好一些。

 

信纸要不够写了,不知道我想传达的是否有传达到。但是我还是很希望你给我一个答复,另外的话就是,对自己好一点吧,失去了自己的敌人,某种程度上来讲也是很难过的事情。

 

 

致此,

 

安迷修

 

 

FIN

 

(也许有回信。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