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盐呀。

亘古环绕星河
把心脏陨落深海.

这里若盐

圈杂


全职双花喻黄不拆
凹凸安雷安
魔道薛洋中心

【安雷/R】偷心罪

偷心罪

 

沙雕的学pa

 

学长安x学弟雷

 

双向暗恋安迷修追雷狮

 

——

 

01

 

校门口的人在即将要记迟到的时候忽然一下子蜂拥起来,学生们挤在狭窄的校门口处挤破了头脑就为了在两分钟内安全入校而不被记迟到。等雷狮在人群中终于看见校门的时候,铁门唰的一下关上并上了锁,雷狮怔怔的盯着在阳光下不断闪烁的光亮铁门,半晌咬牙切齿地盯着门那头笑得柔和的风纪委员。

 

靠,今天为什么又是安迷修值日!?

 

雷狮不甘不愿的走到旁边的小门进去,学生会纪卫部的人一个个记着名,安迷修用嘴咬着笔盖在名单册上勾勾画画,他一脸不耐的走到安迷修的面前,以身高高的优势俯视着安迷修,雷狮很不爽的听见安迷修轻笑了一声,对着被记过名字的同学说了一句可以离开了,又对着雷狮问到,“同学,几年几班,叫什么名字?”

雷狮挑了挑眉毛,“有意思吗安迷修?”他凑上前去抱着手臂盯着安迷修的眼睛,“记我名字这么多次还要问,你是不是记忆力有问题?”

“啊……例行公事罢了。”安迷修朝他笑了一笑,“既然不想被我拦在门外,雷狮同学下次可以选择不迟到啊。”雷狮不屑地撇过头去,甩了甩在左手的单肩包,“关你什么事。”他走了两步路,神色一动在安迷修背后伸手夺过那张密密麻麻的纪检名单,雷狮勾起唇角晃了晃手中的纸张,看见安迷修有些惊诧的眼神,“雷狮——把它还给我!”雷狮对着他翻了个白眼,耀武扬威似的立刻转身就跑,口中还大喊着,“我凭什么还给你?”

一旁的学生会的成员看见这一幕也目瞪口呆,看着他们的组长皱着眉头一筹莫展的样子,而始作俑者早已逃之夭夭不见了身影。其中有个女孩弱弱的举手示意,“安学长……我跟雷狮一个班的。”听到这一句安迷修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牛头不对马嘴的问了一句,“那你们上午最后一节什么课?”

“……数学课。”

“你把雷狮看好了,我中午去找他。”说着安迷修拿起书包转身就跑,整个人看上去忽然心情不错的样子。女孩以为是因为能拿回名单的原因,殊不知安迷修此刻的内心是这样的……

 

“又有借口和雷狮一起吃饭了!”

 

在教室里上着课的雷狮忽然感到一阵恶寒。

 

02

 

事实上是,数学课雷狮睡着了。等老师咆哮着喊他起来的时候,雷狮还沉浸在吃烤串喝啤酒的睡梦中,突然耳边一声大喊“雷狮”让他回了神。他懵懵地看向气的胡子上翘的数学老师,一脸无所谓的笑了笑,还伸开手臂打了个哈欠。老师被气得暴跳如雷,说着就算是年级第四也不能这样上课不听讲,久而久之迟早会变成四百名。雷狮听后挑了挑眉头,紧接着说了一句话,“那就把前四百的人都打一遍就好了。”

然后他被请到了办公室。

 

等到安迷修怀揣着忐忑而又兴奋的心情来到雷狮的班级的时候,发现教室里空无一人。他瞬间变得沮丧起来,蔫着脑袋进了雷狮的班级寻找他的座位。雷狮的座位很容易就被认出来,毕竟他的笔盒是个锤子。安迷修活了这么多年,还真没有发现哪个人的笔盒是一个锤子。

安迷修脚步放轻的在雷狮的座位旁坐下,刺眼的正午阳光正好从玻璃窗射到雷狮的座位上,他撑着脑袋用手指戳弄着软软的锤子笔盒,又叹了一口气向后仰,看向窗外正生得青翠的树木,忽然被一道黑影挡住了视线。安迷修抬头看,雷狮疑惑的瞪着他,“做我座位上干嘛?”他上前去拉安迷修起来,“给我起来,坐着我书包了。”

安迷修木讷的“哦”了一声,愣愣的看着雷狮拿了书包就往外走,惊醒一般的朝他追过去拉住雷狮的衣服。雷狮瞥了安迷修一眼,安迷修对着雷狮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

“呃……一起吃饭吗,雷狮?”

“……”雷狮没想到他憋了半天就憋出这样一句话,仿佛被气笑了一样揪起安迷修的衣领,“安学长,您玩儿我呢?”安迷修闭着眼睛举手投降,大声对着他喊,“我请客!”

“我周末请你吃烤串!”

 

雷狮挑了挑眉毛,把安迷修放下来算是默许一般朝食堂走去。安迷修则在后头泪目着看着自己薄得可怜的钱包,心中安慰自己,有钱能使得狮推磨!雷狮不知道安迷修在心里想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看见安迷修坐在对面对着他的饭菜一直在发呆,用筷子在安迷修眼前晃了一晃。安迷修对着他的筷子眨了眨眼睛,忽地上前咬住了雷狮的筷子顶端,雷狮怔了一下,一个爆栗砸在安迷修的呆毛上把呆毛都砸扁了,“安迷修你发什么疯!?”

安迷修连忙慌慌张张的松开了口摆着手认错,一双碧绿的眼眸可怜巴巴地对着雷狮眨。雷狮对着棕发的学长彻彻底底的翻了个白眼,又把筷子放入口中咬着,却用余光瞥到安迷修的眼神从可怜兮兮的样子变成了惊讶还闪着期待的光芒,他嘴角忍不住抽了一抽,抬手又是一记爆栗,“安迷修你他妈脑子有问题吧?!”他说着哐当一下扔下了筷子,端着盘子就去倒饭口倒饭。安迷修揉了揉脑袋,端着盘子也朝雷狮离开的方向走去。

 

身后还想来搭话的女生看见这一幕怏怏的离开了,她旁边的女生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她,“我就说安学长和雷狮是一对,你还不信。”

 

03

 

之后学校很快的就迎来了运动会等一系列活动。雷狮终于欣慰地每天早上发现值日生少了安迷修的存在,雷狮猜应该是学生会最近的任务比较多安迷修暂时是没有时间再来充当值日生了。这么想着他冷冷地给了眼前值日生一记眼刀,值日生打了个寒颤弱弱的把雷狮放走了。

前两个月雷狮刚入校的时候经常会收到安迷修的骚扰,甚至雷狮在学校里微信加的第一个人都是安迷修。这一段时间雷狮没收到安迷修的任何讯息竟还有些不适应,他点开微信看了看列表寥寥无几的几个人,又看到上一次安迷修找他还是一个月前,撇了嘴又把手机放回了抽屉中。

 

运动会当天的晚上雷狮和舍友们逃出学校去酒吧喝的烂醉,几个人围了一桌用石头剪刀布玩真心话大冒险,等到雷狮输了的时候,雷狮的对床笑嘻嘻地晃了晃自己的手机,“微信给第一个人表白怎么样?”

“……无聊。”雷狮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打开微信看向通讯录里的第一栏,俨然便是安迷修的名字。雷狮皱了皱眉头,早该想到第一个人会是安迷修的。黑发男生吸了一口气又把手机放下,“能不能换个大冒险?”

“为什么?你真喜欢人家啊?”喝得烂醉的对床没心没肺的作势要抢过他的手机,雷狮不耐烦的把酒杯往他那边一推,“别给我乱搞。第一个人是安迷修啊,被他知道我们逃出来喝酒你第二天就等着被学校开除吧。”对床一下没了劲东倒西歪的直接瘫坐在沙发上,雷狮没喝那么多还算清醒,看了一圈他的舍友基本上都已经不省人事,雷狮站起身来便感到脑袋一阵发昏,他拿起手机冲到酒吧外围,又鬼使神差的点开微信对安迷修发了个句号。

安迷修秒回了他一个问号,两秒钟后又发来一条“怎么了”。雷狮脑袋昏昏沉沉的,抵着身后冰冷的墙壁滑着坐在了地上,之后便没了意识。等到脑子稍微清醒一些后,雷狮咳嗽一声起身,发现自己早已经不在酒吧,他转头看见放置在床头柜上的钟表刚好指向凌晨三点。雷狮有些不知所措的看了一圈房间,发现没有什么这样那样的异样才松了口气。紧接着房门的门把手旋开,安迷修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打着呵欠走到雷狮跟前,抬头才发现雷狮一双深紫色的眼眸在黑夜中闪着惊诧,盯着他,安迷修把手上的东西递给他,“醒酒的,醒了就喝点吧。”雷狮甚至还没有询问他是怎么找到自己的,安迷修就冲他挥了挥手,“喝了早点休息,晚安。”

 

雷狮吹了吹在手上的汤,喝完以后竟是硬生生没了半分睡意。他伸了个懒腰走下床,米色的窗帘此刻正被风吹开,雷狮站在窗口前吹了一把半夜的凉风。他享受一般的扬起脖颈,任由清风带着夜露的清新略过他的四肢百骸,黑发少年打了个激灵,继而远远地望见了不远处在月色下泛着青绿的枝叶。雷狮忽的心脏漏停一拍,脑子里闪过一双谁的眼睛,绿玛瑙的颜色,永远都在黑暗处熠熠生辉。

 

04

 

“给你打了个电话,没人接就试试看你在不在酒吧。把你和你朋友拉回我家来要了我的命,一个个都喝得烂醉如泥,什么时候赔我住宿费?”安迷修咬着口中的面包,没好气的扔给雷狮一份,“这件事我不会包庇你和你朋友,我等会儿上学就和教导处反应,不过你们初犯顶多受个处分,倒不至于退学。”棕发少年狠狠地站起身来砸了黑发少年一拳,“天天迟到就算了,逃学这种事你也给我乱来?你当学校规定打水漂的吗?”

雷狮冲着他恶狠狠地扫了两眼,被对面用更加凌厉的目光给瞪了回来,他想张口骂人,来学校半个学期还没有人敢这么对他,一看到安迷修凌乱的头发和稍显乌青的眼眶又没了底气,只好撇过头恼怒的站起身来,“安迷修你总是他妈管这关那,学校天天看我不顺眼就算了出了学校还管那么多。你不管我不就得了,而且就算你去说又怎样,你没看到学校领导一个个都想来讨好我的嘴脸吗?”

雷狮还没等安迷修反应过来就夺门而出,安迷修在背后锁紧了眉头嚼了一口手中的面包忽然觉得索然无味,他怏怏地把脑袋埋进手臂里,手掌狠狠的攥紧到一块去。

 

那天下午的最后一场是安迷修报的一千米长跑项目,雷狮刚跑完一千米的比赛在检录口看见安迷修换了运动装朝这边走来。雷狮愣了两秒和安迷修对视上,安迷修的眼中带着一些错愕但很快就恢复如初,他掠过雷狮的身影把雷狮在口中的“加油”给咽了回去,他喝了一口手中的矿泉水,无所谓的笑了笑朝跑道那边慢悠悠的走去。

安迷修在枪声打响之后冲出去以绝对的优势抢占了第一位,雷狮挑了挑眉头心下想的是没想到安迷修的运动细胞到还挺发达的。可等到第二圈结束后安迷修的速度很明显的慢了下来,就在第一名要到达终点的时候后面突然发出一声惊呼,雷狮才把目光转移到后头,他一眼瞄到棕发的学长以一个不好的姿态踉跄摔倒趴着。雷狮看到这一幕怔了一会儿,把矿泉水瓶一扔直接扯开封锁条跨步走到安迷修旁边,他的眼睛紧闭脸色苍白,面上也不断地冒着冷汗,嘴唇是干裂的浅红色。黑发男孩忽然傻了眼一般不知道如何是好,他勉强抬起安迷修的身子,就看见有医务室的老师朝这边跑来,“我抬他过去。”雷狮看了一眼要上前帮忙的老师和同学,侧了侧身子算是委婉的拒绝帮忙,他神色有些愠怒对着围过来的同学语气不好的喊了一声,“给我让个路。”

 

安迷修醒过来的时候医生正在给他拔出手上扎着的针,黑发的男孩在一旁抱着手臂盯着他,看见他醒来之后没好气的剜了安迷修一眼,转过头对医生说了些什么,半晌过后拿着一杯热水直直向安迷修前边一放,安迷修眨了眨眼睛像是还没有反应过来,雷狮不耐的把杯子向他手里一送,“拿着喝掉。”安迷修接过来默默地喝了两口,看见坐在他床头的少年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脸色叹了一口气,“你在生气?”听到他这句话雷狮中的恼怒更加明显,他一巴掌拍在床铺上,“安迷修你果然他妈有病吧?”

 

雷狮等到昏厥之后才了解到安迷修昨晚的行踪,他昨天去参加一个别区的比赛很晚才结束,中午走的时候安迷修来不及吃午饭就直接和队伍走了。晚上的时候带队老师给他们刚买来夜宵当晚餐安迷修就请求坐车先回去,凭雷狮起床看到的时间也知道他晚上也是没怎么好好休息。加之除了早上啃了几口面包之后又因为学生会的事情忙到没时间吃饭,两天的高度运作和未摄食让安迷修在比赛当场昏厥。

“为了抓我逃学你这么拼吗?”雷狮愤愤地抓起安迷修的衣领,他内心杂乱无章把安迷修的昏厥大部分归结于自己的头上,他甚至不知道安迷修仅仅凭他发的一个句号就做了这么多是为了什么,“我不欠你什么吧……”安迷修瞥了一眼拎着他领子的手,对着雷狮失落的垂下脑袋,“不,我喜欢你。”

 

雷狮要骂出口的话一下都哽到了嘴边,安迷修睁着他那双翠绿的眸坚定而温和的和雷狮对视,雷狮从未看到过他这种表情。他觉得雷狮眼中宛如紫水晶一般的怨恼跟镜子被砸一般忽然碎裂了,他沉默的垂下了脑袋,等到雷狮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安迷修惊讶的发现黑发男孩的眼睛里充斥着不羁和高傲,他放下手中的衣领,勾起唇角凑近安迷修的脑袋,“哦,原来你喜欢我啊,安——学——长——?”雷狮的尾音带着拉长和上扬,安迷修忽的被他这充满调侃的语气闹了个大红脸,他别过头去不看雷狮,用恼怒的声音回答,“我说,也就你这个情商不知道我喜欢你行吗!?”雷狮大笑几声撑着脑袋看着躲在角落的安迷修,“安学长,你是不是还没谈过恋爱啊?”安迷修听到这样的问话翻了个白眼,“谁像你一样情史遍地传?”雷狮不怀好意的冲着他笑了一声,“我倒是不介意学长成为我下一个情史啊?”

安迷修愣怔的盯了雷狮两秒,连黯淡无光的眼神都变得神采奕奕了,他双腿一迈朝前伸了一把身子,带着苦药气味的吻轻轻落在雷狮的唇上。


05


你犯的罪,是偷走了我的心。


END



开学前最后一浪

我总有种又会被和谐的感觉…




评论(3)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