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盐呀。

亘古环绕星河
把心脏陨落深海.

这里若盐

圈杂


全职双花喻黄不拆
凹凸安雷安
魔道薛洋中心

【安雷/向哨】最后的战役 (5)

 

 

 

最后的战役



前文:  /  二 /  / 


 






 

——

 



07

 

安迷修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灼目的烈阳。尖锐的鸟鸣从他耳边划过的时候,他的脑中兀地刺痛

一下,他揉了揉太阳穴抿紧了唇。

埃米在他眼前挥了挥手掌,有些担忧的语气问到,“……安迷修?你在听我说吗?”

“啊……在。”安迷修连忙把目光从窗外收回,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我竟然走神了,真是太对不起了。”

埃米在口袋里翻翻找找,时不时还看一眼四周弄得气氛霎时变得紧张了许多,“唔……总而言之,如果你想用的话,就可以把它打开。”他悄悄地凑近安迷修,声音也放得很轻,“是L国给你的任务——但是我只是负责送到,用不用它是你的事。只要你不按下开关,它永远不会工作,也就不会有追踪信号。”

他把一个小型的圆形徽章放在安迷修的手心中,埃米像是很担心一般继续劝说着他早一些丢掉这个棘手之物,安迷修怔怔的攥紧了它,左眼皮毫无征兆的跳了一下,“这是他们给我的任务……?所以昨天的袭击只是为了……”

“把我送到你这来。”埃米打断了他的话,安迷修眼神瞥向别处,别扭的笑了笑,“虽然知道这是迫不得已的事情,可还是会感觉很不舒服啊。”

 

利用自己而获取雷狮海盗团的行踪,甚至用卑劣的手段声东击西,目的是为了把他们一网打尽。安迷修想来不喜欢这种弯来弯去的计策,对于他来说雷狮,至少在实力上,是一个他敬佩的敌人。他有能力也有脑子,只是相悖的信仰让他们分道扬镳。骑士信仰长官而雷狮只是不信上帝。他的剑为弱者筑起安全的屏障,也锋利的对准恶党的咽喉,这样的结局才会是他理想的状态。安迷修沉默地张了张口,像是被扼住了呼吸一般的微弱的叹息,疲倦忽的卷上他的脑海,他此刻困顿的仿佛能倒头就睡。

“我知道了,我会好好考虑一下的。”安迷修把小巧的探测器放入自己的衣物夹层,紧接着他像是恍然大悟一般拍了拍手,“对了,还没问问艾比小姐的情况啊。她现在还好?”

埃米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啊,她很好。我们现在都隶属于一个佣兵集团,就是那种接受别人委托的小团体。她还让我给你带话来着……”说着他站起身来眼神幽怨的双手叉腰,“她说,‘赶快清醒一下保护你该保护的家伙,别一副老好人的样子做一些自以为是的事!’……啊,她是这么说的。”

安迷修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两声,“看起来是得罪了小姐啊……是在我失忆的时间段吗?”

埃米双手合十后退了几步,安迷修被他这动作弄得有些莫名其妙,但他莫名从对方的眼眸里读出了躲避的意味,“话也带到了东西也带到了,我早点撤退比较好——如果可以的话,我和姐姐都劝你真的不要用它,早日丢掉吧,即使你即将会受到国王的惩罚。”

埃米跳上窗沿然后一跃跳了下去,安迷修一惊连忙跑上前去看着底下的海,一圈明显的波阵在底下荡漾开,安迷修刚想跳下去救他,一只仰头的海豚边跃出水面飞快的向远方游去,埃米正站在海豚背部跟他挥手再见,安迷修也同他挥挥手,直到海豚消失在边界的尽头。

 

他不管不顾倒头闭了眼,他睡得很浅,意识朦胧。安迷修的睡梦被突然而来的门把手旋开的声音给打断了,他起身盯着门口,雷狮面无表情的盯着他。安迷修捏着衣角手心都沁满了汗液,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心虚,他却没来由的怕雷狮——他把这归结于要说的谎。

 

 

 

08

 

 

一个小时前。夏至带来的漫长黑夜逐渐在海面上方的幕布蔓延开来,雷狮海盗团的四人坐在操控室里互相默默不语,卡米尔看了一眼窗外阴沉下来的颜色,向雷狮使了个意。

帕洛斯在船舵旁忽的吹了声口哨,潇洒的把盘面转了整整一圈,船身随着他的转动缓慢的向着后方旋转,帕洛斯一巴掌拍上船舵,“雷狮老大,前面就要到B国海域了。”

坐在椅子上默默无语的雷狮听到他这话像是沉睡的狮子苏醒一般,睁开深紫色的眼眸带着锐利的光看向帕洛斯,他站起身来慵懒的伸了个懒腰,“那就在外头等着吧,一切按计划来。”

卡米尔点点头,又将头缩进围巾中,带着不安的眼神在雷狮身上徘徊,淡然的神情下带着几分紧张。雷狮倒是很无所谓的样子,开了门就径直走了出去。

 

安迷修略有些诧异与雷狮对峙,他的右手不安的绕到雷狮看不见的身后攥紧衣摆,一面装成面无表情的样子看着雷狮。黑发的男人从头到尾的审视了一圈,最后带着嘲讽的笑了笑,“怎么,现在你是在怕我?”

安迷修瞪了眼睛想反驳,看见雷狮稍带着不屑的表情话语又全都吞回了喉咙,他拦住雷狮自顾自要走进房间的动作,挑了眉眼看了雷狮一眼,“不如直说,你有什么事?”

“哦,没想到失忆了你脑子倒是还没坏。”雷狮停下脚步,抱着手臂看向安迷修,棕发男人在阴暗处的表情被刘海的阴翳全部遮挡,雷狮收了脸上玩世不恭的神情,“跟我一起去炸了B国通关口。”

 

“什……?”安迷修这下连最开始的慌张都忘记了,他一把抓住雷狮的领口不可思议的看向雷狮,声音暗暗提高了一个度,“你……再说一遍?”

“跟我一起,去炸掉B国通关口。”雷狮扬起恶劣的笑容又对安迷修说了一遍。安迷修盯着他的眼瞳看了一会儿,他的嘴角虽然扬起毫不在乎的弧度,眼底却沉着而深邃,平静的仿佛没有风浪的海面,安迷修知道他没有在开玩笑,只是还是缓缓地皱了眉。

B国是这片大陆上最混乱的一个国家,海盗、杀手和越狱犯是这片国土中最稀疏平常的人民。B国的国王也是出了名的暴君,凶狠手辣不说,B国国君对力量和武器是极高的崇尚。换句话说,这片地方就是古代“暴力美学的斯巴达”的下一个继承者。

曾经L国也有一些机密任务派遣过间谍一类人去往B国,但结局可都不怎么好看。如果能平安回来的带不回情报,拿到情报的基本全军覆没。因此也可以见到这个国家的可怕程度。安迷修对B国了解基本上如一片白纸,除了大众认知的力量以外,他什么都不知道。但是雷狮不一样,安迷修眨了眨有些发涩的眼睛,像雷狮这样恶名远扬又有力量的海盗,是最容易在B国混得风生水起的。他开了口,有些疑惑的询问,“对你有什么好处?”

 

安迷修放轻手中的力度,雷狮不耐的揉了揉有些酸胀的脖颈,“B国出尔反尔而已。”他这么说,“抢了我的东西还如此自以为是的话……”然后一拳砸在后面的墙壁上,安迷修朝他后面瞥了一眼,雷狮的身旁浮现忽明忽暗的电光,“只是把他们通关口给炸了,便宜他们了。”

安迷修锁紧了眉头,拒绝的话语下一秒就要破口而出,雷狮耸了耸肩倚着门框对着他笑了一下,轻佻的语气从那张他想撕裂的唇中吐出,“哦——忘记告诉你了,你没有选择的权利,这是要求。”

 

“——可别忘了你现在还是我的俘虏,啊,我可怜的骑士大人,准备好自己的东西吧——你等会儿可要大开杀戒了。”



-TBC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