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盐呀。

我此生万劫不复
把你的梦做成义无反顾.

【安雷/向哨】最后的战役(6)



最后的战役

 


前文:  /  二 /  /  / 




 

 


——

 

09

 

这事情做起来比安迷修想象的要容易许多。B国的防守线竟也不像安迷修想象的那么严密,他和雷狮潜入深水之中通过风口畅通无阻的进入了通关口。他们两个人浑身湿漉漉的,咸湿的发丝紧紧黏合在额头上,头顶上微微亮着光的是破旧的照明灯。他们的眼前是一条泥泞又阴暗的道路,没有任何可以躲藏的地方,这不禁让安迷修有些担忧起来,这样的道路摆明设计得就是让他们毫无退路。雷狮低头吹了个口哨,一只小小的黑色猫科动物在朦胧中逐渐现了形,小猫慵懒的躬起了背被雷狮从头到尾的抚摸一通。安迷修愣怔的盯着这实在不太和谐的一幕,半晌才明白过来这应该是雷狮的精神体。

 

精神体无论对于向导还是哨兵来说,都是极其隐私的一个秘密。强大的精神体会为主人带来极强的战斗力,同时也被诸多人认为是秘密武器。精神体同其他动物习性基本一致,除了具有战斗的天性外是没有任何区别的,有些退役的老兵也常把精神体当做宠物驯养。而精神体收到伤害,主人也会不同程度的收到损伤。

而还有一种比较传统的说法令安迷修感到有些不适,正是因为精神体的存在太过重要,也被认作是伴侣的第一步。在一个不同属性的人面前毫无保留的展现自己的底牌,是表达自己欣赏的重要环节。安迷修一向对传统习俗有些尊敬,而此刻雷狮的行为让他皱了眉头。

雷狮是绝对不可能对他有这样的想法的——伴侣亦或者欣赏。虽然安迷修也清楚雷狮向来不怎么在意这些古老的传统,他召唤精神体出来只是单纯的为了勘察而已。只是这般安迷修下意识还是往后退两步避嫌,雷狮被他这动静弄得回头看了一眼,紧接着对着神态紧绷的安迷修竟连嘲笑的话都懒得说。雷狮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拍了拍手下的小东西,黑猫下一秒就飞快跑了出去,那速度堪比猎豹,飞速地消失在黑暗之中。

 

安迷修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自从他意识到是雷狮的精神体后他眼神都不敢乱飘,就怕看了什么人家秘密的东西。雷狮站起身来鄙夷的看他一眼,嫌弃的意味不言而喻,“我说……现在还有人信那一套的也就你这样的家伙了吧?”

“……这毕竟还是很隐私的东西。”安迷修张了张口辩解一句立刻就被雷狮打断,“得了没时间听你废话,顺着这条路向前走两条岔口,我左你右,看见控制室了告诉我就行。”

 

“怎么告诉?”他们此次出来没有带任何可以通讯的装备,微型耳麦什么的在这里可能也不太管用,安迷修扫视了一圈,如此密封的环境,一看就知道是为了隔绝电波而设计的。雷狮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我以前可没发现你智商这么低。”但即使他这般说了安迷修还是困惑的抽了抽嘴角,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之下,要告诉对方莫非用大声喊的方式吗?

 

“……”雷狮默默地看了安迷修三秒,发现他依旧毫无反应无奈的叹息一声,“把你精神枢纽打开。”安迷修才恍然明白雷狮的意图,对方强势的精神力冲着他脑海直撞过来,安迷修接收到他的信息后大脑瞬间一片眩晕,这感觉猛烈的像一把毒药。接下来的话他也没好意思再说下去了,这方法通常用在互为伴侣的哨兵和向导身上,因为长期的结合和融入,一定范围内可以做到瞬时沟通。雷狮当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这个方法对他们有效的原因来源前不久的他那次易感期。安迷修的脸顿时有些烧,在黑暗中他不太能看清楚雷狮的脸庞,只是莫名的觉得雷狮的耳廓红了一圈。

 

 

10

 

“认真点。”雷狮飞快的给手中的枪械上了膛,在已经倒下的两具尸体旁掏了掏,将一把轻型手枪扔给了安迷修。枪支对于向导和哨兵来说已经是非常无关紧要的东西了,精准的预判让他们可以做到几乎百分之百的躲避率。但是对于普通军队来说,枪械还是一种非常致命的武器,他们也把瞄准和射击作为基础训练。

安迷修接过扔来的手枪,向雷狮身后开了一枪,要去通风报信的那个守卫沿着墙壁倒下。这个岔路口有几个守卫,人不多,但要无声息的解决他们也不是一件十分简单的事情。雷狮一言不发直接带着黑猫朝左边走进去,安迷修将脸贴到拐角的墙壁上,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前面的情况。

 

距离他和雷狮分开行动过去了约莫半时,他移动的距离却屈指可数的短,实在是因为这条路上陷阱实在太多,勘察器和红外线探测密密麻麻布满整个密道。安迷修忍不住啐了一声,在心里不住地抱怨雷狮肯定是故意的。他们精神相连之后对方的行动他也能看得一清二楚,雷狮这都快走过半程了,他这边还没移动几米呢!

“我看你在学校这种训练全校第一啊没想到实战就不行了?”雷狮带着嘲意的声音在他脑海里响起,安迷修真实的翻了个白眼直接暂时掐掉他们的联系。他本来应付得还算的心意手,被雷狮总是嘲讽心态倒还真有些急躁。而急躁对于一个向导是致命的,细致,全面,零容错是向导战斗的核心理念。

安迷修向着面前两人飞快开了两枪,每枪都精准的命中心脏,两人甚至还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就已经失去了性命。安迷修将用完弹药的枪支抛到一旁,从两个士兵上拾取了新的弹药,别了备用的一支枪在腰间。安迷修心里其实有些愧疚,长期被骑士道所熏陶的他从不滥杀无辜。只不过想到许多平民曾死在B国军队的手中这愧疚感顿时散了大半,在自己的性命和B国军队他会选择自己。而如果让他去攻击其他国像A国军队,他就是自首可能都不会去杀人。想到这一点安迷修手中的枪口被深深按压进土里。

 

安迷修知道这代表着什么,雷狮不仅控制他的身躯,就连思想也把握的分毫不差。这会让他和雷狮之间产生无法逾越的距离感,是雷狮高高在上命令他的一切,而他没有选择,只能“俯首称臣”。

 

TBC

 

——

 

每个深深地遭受过痛苦的人

会从理智上变得倨傲不逊

和怀有痛苦之情

-尼采《天才的激情与感悟》

 

我觉得这段话和适合文中写得他俩,虽然我真的没有表现出来…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