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盐呀。

亘古环绕星河
把心脏陨落深海.

这里若盐

圈杂


全职双花喻黄不拆
凹凸安雷安
魔道薛洋中心

【安雷/向哨】最后的战役(7)




最后的战役


预警:本章有轻微瑞嘉倾向

下章有车


前文:  /  二 /  /  /  / 

 

 

 



桀骜与懦弱之罪



 

——

 

11

 

安迷修翠绿的瞳孔微微闪着光,脚尖缓缓从黑暗慢慢移向光明处,精准的瞄准拐角处两个士兵的头颅,毫不犹豫的手下扣下扳机。

 

真正的一击毙命。

 

杀人这方面上,安迷修比不过雷狮这方面的狠劲,雷狮喜欢绚烂的置人于死地,悲恸和哀鸣是海盗手下最平凡不过的调味料。而安迷修多年来更习惯默默在暗处给予敌人一枪毙命。虽然看上去很弱小的一部分,却总能爆发出最强大的力量。

安迷修叹了一口气,将用尽的手枪扔开,上前在尸体上摸索新的弹药,他扫过一边底下的地图,及时速度比雷狮慢了半截,但好歹也算过了三分之二的路程。他站直身子活动活动了脖颈,将手枪别到腰间。看着尽头闪闪烁烁发着光的铁门,安迷修知道他算是比较好运的走到了有控制室的那条路。

只不过……安迷修皱了皱眉头,作为长期战斗的军人他从中嗅到一丝不对劲的味道,如果这个地方真的如雷狮所说的那般重要,那么监管者不应该仅仅只是这种数量和能力而已。他一个人解决全部也不会感到很吃力,安迷修想着解开了脑海的精神枢纽,在阴暗的角落寻找着雷狮的位置。他很快在不远处发现雷狮的气息,但是雷狮的状况仿佛不太正常,精神力隐隐有爆发的趋向,他刚建立连接,雷狮就在他脑海里用嘶哑的声音喊着——

 

“跑——安迷修!往回跑!”

 

安迷修一个愣怔,他还没来得及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那边的联系就被雷狮单方面切断了。安迷修扫视一番周围,决定先去雷狮那条路看看情况。忽地他听见急促的脚步声正在朝这里赶来,杂乱的脚步声愈逼愈近,单单从声音分辨的话,怕是有上百个人不断地涌来。他脑子一下也断了片,这绝对是有预谋的捕捉计划,他刚刚的想法在此刻灵验。

安迷修跳上泥墙,还好此处的墙壁修理的较简陋,有很多足以任他藏身的缝隙,安迷修屏住了呼吸。下一秒看见张扬的亮黄色头发映入眼帘,安迷修吓得差点掉出洞口,他没看错的话,这不是A国国君嘉德罗斯吗?这个时间这个场景,嘉德罗斯怎么都不太可能出现在这里吧?但是还没有等安迷修回过神,他就看到了更令人吃惊的一幕,嘉德罗斯身旁带着烈斩的,不正是凹凸学院的第二名,格瑞么!安迷修现在大脑都乱成了一片糨糊,同学见面固然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可在这种场景下,就是怎么也兴奋不起来。安迷修隐隐约约能听到一些他们的交谈。嘉德罗斯略带嘲讽的话语不加掩饰的直指雷狮,“雷狮这家伙真的没劲,要我说找安迷修打一架直接打晕不就完了。”格瑞微微亮出他的刀刃,向着B国军服的士兵发起了攻击,“不要大意。”

嘉德罗斯紧跟着也参与到战斗中,“哈哈哈格瑞!来比一比谁杀的渣渣多吧!!输的话就和我打一场——!”

 

安迷修还在猜测嘉德罗斯和格瑞的来意,忽地就双眼一黑,他面前盈盈绕绕的黑烟遮盖了他的视线,“……安迷修。”安迷修努力睁开眼睛想看清来人的样子,双手却没有力气的垂下,他失去意识的前一秒什么都记不住了,唯独看见一个人的笑靥,绛紫色的眼瞳弯成月牙,垂下的刘海难得柔和的细碎落在耳廓,微笑露出的虎牙在黑暗中忽明忽暗。

 

那个人垂下眼睫,语调冰冷的不带一丝感情。

“你本不该活着。”

 

 

 

12

 

“你们还是跟以前一样无耻。”

 

雷狮咬着牙抬头看向来人,他感觉到他的力量已经逐渐失控。在没有向导的情况下,失控的哨兵简直就是敌人的囊中之物。雷狮很清楚这一点,他咬紧嘴唇不断地抑制体内能量的扑腾,但同时也能嗅到周围浓烈的花香越来越浓重。雷狮猜到这是专门针对哨兵下的催情药,这种药在平时对哨兵是没有什么影响的,甚至有一些人小剂量的使用为了增加情趣。但这个香味如此浓厚,目的就是让他今天留在这里,雷狮盯着在地上拖曳着的银白色长袍,衣摆上都沾染上污黑的渍迹,雷狮捂着受了重伤的臂膀,雷电在对方要害处不断炸响,“……丹尼尔。”

“我只是服从诸位的命令而已。”丹尼尔对着雷狮粲然一笑,“好久不见了啊,雷狮。”丹尼尔一边说着话,手上功夫可绝不含糊,他甚至没用任何技能,直接晃身掠过雷狮的攻势,右手擒住雷狮的脖子做出一个非常完美的锁喉动作,再将他狠狠地扔在地上,而在丹尼尔身后的士兵也蜂拥而上将雷狮围住。雷狮苦苦维持的精神平衡终于爆炸,他发出痛苦的嘶吼,连带着他身旁的小黑猫也在迅速膨胀成为猛狮一般的生物。雷狮的眼睛甚至变了色调,血丝布满了整个眼白,从远处看就像一头红了眼的猛兽。他现在没有意识,完全仅靠着本能战斗。他赤手空拳的对着丹尼尔的脸上就是一拳,然后飞跃过去在雷霆爆鸣中举起雷神之锤狠狠砸向地面,丹尼尔不及全力爆发的雷狮,被打的连连败退,他时不时作出防御行为但始终没有进行攻击。雷狮很快就被训练有素的军人们缠得脱不了身,尽管他猛烈的攻击下没有几个士兵可以守住防线,可他们胜在人多,雷狮击溃了左翼的人,右侧很快又补上攻击。丹尼尔在后方时不时抓住机会将他困住。

 

最终,雷狮在不断攻击之下速度也在逐渐减慢,出手的力度也不断削弱,他退到一旁,像一头伤痕累累的雄狮固执地守在自己的地盘上那样舔了舔尖锐的虎牙。他执着的与丹尼尔对峙了几分钟,最后也抵不过力量的流逝而倒在地上,他身旁的黑猫也渐渐缩回了原形,在原地蹦跶好几下然后就在主人的周围打转,偶尔用长长的尾巴扫过雷狮的脸颊,悲戚的发出‘喵呜’的声音。

 

丹尼尔走上前去,看到雷狮带着一脸恨意闭了眼睛,微弱的呼吸和尚还在流血的伤口让他增添上一抹狼狈。丹尼尔从鼻间轻蔑的闷哼,黑猫尖叫着在他的手里被掐碎成淡淡光点,强制性的毁灭精神体对哨兵来讲更是一大创伤,即便是处于深度休克状态也猛地一颤。

 

他此刻像陨落的花朵,被泥土掩盖和吞噬;像坠落的流星,滚烫的消灭在撞击行星之中;像一头猛狮固执地流干自己最后一滴血。

他是道无法被忽视的光芒,即使受了重伤也璀璨的刺痛人的眼瞳——

 

“你还是付出代价了。”丹尼尔惋惜的说了一句。

 

——TBC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