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盐呀。

我此生万劫不复
把你的梦做成义无反顾.

【安雷/向哨】最后的战役(4)

 

 

 

最后的战役

 

 

 前文: 一  / 二 / 

 

 

 

 

 

 

 

——

 

过了此处便是悲伤之城。

 

——太宰治《小丑之花》

 

——

 

 

 

 

 

 

05

 

雷狮的睡眠其实很浅。

当正午极其刺眼的光线充斥了整个房间的时候,他猛地睁开了眼。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很糟糕’,长时间的紧绷状态让他极其困倦,以致于昨晚睡沉了过去,他一边给自己打了个警告,一边警惕的眼神扫过每一个角落,然后捂着嘴唇咳嗽两声。视线停留在窗户旁倚着垂眸入眠的家伙。

 

上一次见到安迷修睡着还是什么时候?

海上的光灼热耀眼,头顶的热焱在翻滚着白浪的海面上折射出了无数点璀璨的光线。有几束打在安迷修的发丝上,棕色的发色被一照耀变得浅淡,是一种蘸了水的栗色。安迷修的鼻梁被深深浅浅的阴影勾勒出来。他的嘴唇紧咬着,定睛观察一下,这个表情可实在不怎么好看,凌乱的刘海在额前耷拉着,眉头也紧皱成一团——尤其是他的眉毛原本就比别人深了许多。雷狮尽可能不发出声响的朝前走了两步,听见均匀而急促的呼吸声。

 

安迷修睡着了。

雷狮清楚的意识到这一点。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臂上青紫的淤痕,而小腹和大腿上还有未散去的红印,雷狮烦躁的走进了浴室。白雾氤氲的水汽下,雷狮低眉回忆了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他的背脊被热水不停敲打,时间久了红了一片,雷狮这才连忙把水关掉,换了一件干净的衬衫才出去。

刚一出去就看见安迷修尚还迷蒙的眼神就涌上警觉,碧绿的眼眸转了几圈,最终落到雷狮的身上,雷狮不在意的笑了一声,“放轻松点,我现在没有杀你的打算。”

安迷修这才松了一口气,昨夜他在窗口面前想了许多,他不知道雷狮到底因为什么才跟他zuo/.爱——是因为无法抑制的易感期和战斗过后的理智散了大半。可是雷狮这样的人,似乎不受他的帮助也可以度过去,原因只是因为他身边这个哨兵强大到有点过分。安迷修在无比寂静的环境中偷瞄了一眼睡得正香沉的人。心上的思绪密密麻麻的乱纠缠在一起,从最开始就萦绕在他心头的问题重新浮上了面,为什么他可以如此轻易的侵入雷狮的脑海?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雷狮……?”安迷修开口问了他这样的一句话,话说出口后他激烈的咳嗽好几声,自己才意识到长时间的缺水让他的嗓子快冒烟了,雷狮回头恰好看见他止不住干呕的场景,顺手将落在地上的一瓶水扔了过去,“怎么,他们没送水给你喝?”

安迷修接过来灌了几大口,他先是沉默了几秒,又在雷狮探寻的目光中败下阵来,雷狮的手指在木质的床头柜上轻敲,“你最好告诉我实话。”

“前几天有。”安迷修不甘的咬了咬唇,心中悄悄厌恶着自己异常听话的举动,“后来就没有了,那段时间我进入休眠状态。”

雷狮“哦”了一声,目光也从他脸上收回,他整理了一下袖口打算开门出去,临走前就留下一句话,“一会儿卡米尔带你回房间,你现在最好乖一点留在这。”

 

雷狮出门后也没有把门反锁,按理来说他应该多用一秒钟的时间来确认猎物的安全性,也不知道是什么作祟鬼迷心窍的只是带上了门。雷狮向在厅内候着的卡米尔招了招手,卡米尔快步地跟了上来,雷狮侧着头低声说,“昨晚的损失计算好了吗?”

卡米尔点了点头,眼光扫了一圈忙碌的船上人员,“最大的损失是少了两艘小型船,其他的话不同型号船只都有受到攻击……不过这些都还好,人员也基本无伤亡,死亡人数初步统计在五以内。”

雷狮停下脚步看了卡米尔一眼,他的表情有了细微的变化,“我先去找帕洛斯和佩利,你去把安迷修带回看护室。”

“大哥,”卡米尔顿了顿犹豫地开口,“马上就要过B国边境了,你做什么打算?”

 

“办法总会有,”雷狮望着船外无垠的海洋,“你记住,我们海盗的野心,是海洋的尽头。”

 

 

 

06

 

卡米尔推开门后看见沉默不语的安迷修静静坐在原地,他的眼神带着些许的空洞,听见面前的声响才抬起了头,露出了一个很灿烂的笑容,“中午好。”

卡米尔不动声响的把门带上,上前伸出一只手把安迷修拉起来,安迷修的身体有些沉重,即使站起来脚步也有些虚浮,卡米尔有些关心的提了一句,“以后有需要,你可以向大哥提的。”

安迷修挑了挑眉,他先是对卡米尔说了声谢谢,继而又自嘲的笑了笑,“我始终搞不懂你们海盗团的想法……在学校的时候就是,现在依旧是这样。”

卡米尔面上不动声色,内心的想法却已经被慢慢完善。安迷修的状况和他们初见的时候完全一样——在安迷修第一次和雷狮海盗团碰面的时候,安迷修就对卡米尔的印象最好。不过卡米尔自己也搞不清楚给他留下了什么好印象,或许是因为他绝对的忠诚,不过在他眼里,雷狮是最为重要的,即便大哥让他去杀掉某个人,他也会毫不犹豫同意。

 

“在下可以问一句不太合适的话吗……”安迷修看着卡米尔不带笑意地笑了笑,卡米尔点点头,却心下有些不安,他观察到安迷修的眼神变了许多,“你能不能告诉我,三年前的雷狮,为什么叛变?”

卡米尔不语,安迷修笑了笑说了句抱歉,“应该想到你不能说的,为难你了,抱歉。”卡米尔的眼神中却不免带上一丝焦虑,“你迟早会知道的……”

 

安迷修再一次进入被锁上的房间后,恍惚的盯着门口,感觉时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昨晚发生的事情走马观花的在脑子里闪过,还有那些面红耳赤的片段,他不住咬了咬唇,又猛地发现自己的手铐和脚镣也没有再次被带上。

紧接着他看了看门与墙壁细微的缝隙,观察半晌走前几步到床铺处轻轻敲了敲床板,“出来吧。”

“抱歉,有些事情耽搁,害你呆了这么久。”床板底下震了震,而后引入眼帘的是长长的呆毛,底下的人喘息着好不容易爬来出来,“可真是闷死我了——”

他一边气呼呼的抱怨着,一边看向安迷修有些震惊的眼神,“哦对了忘记说了,我是埃米,这样介绍或许更好一些……我的姐姐是艾比。”

安迷修愣愣的握住了他的手,然后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在下安迷修……你和艾比小姐,长得真的很像呢。”

 

卡米尔送到安迷修后就反方向走向了船长室,雷狮抱着手脸色阴沉的看着眼前杂乱的文件和暗暗发亮的通讯文件,“卡米尔,昨晚的损失没有计划错误吗?”

卡米尔上前几步接过文件查看了好几遍,“这个是……”帕洛斯在一旁倚着墙壁云淡风轻的摆手,“文件没错,但是情报有误,刚刚B国给我们发了消息。”

 

“必须五个小时内通过这片海域进入边境,否则不予通过。”

卡米尔猛地把白纸拍在了桌上,“五个小时?!明明过来已经说好了价格他这岂不是出尔反尔吗?”

帕洛斯偏着头咧开嘴角笑,“出尔反尔是我们的拿手好戏……结果被将了一军啊。”佩利在旁边跳着,尖利的犬牙露了一半,咬牙大声喊着,“那就打一架吧!老大!我可以先上!”帕洛斯一手把佩利按了回去,“白痴,安静点!”

 

“还有一件事。”雷狮抬起头来,碎发打在额前落下深色的阴翳,“昨天L国皇军的目的应该不是打劫我们。昨晚没仔细想,现在想来……那是9军,是皇军中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一队,也是最没用的,他不至于这么看不起我们。”

卡米尔心下一跳,瞪大了眼睛,“他们的目的是带走安迷修吗?”他的声音有些急切,甚至没有经过思考就说了出来。

“也不太可能。”雷狮“啧”了一声,恼怒的踢了一下地板,帕洛斯悠悠的说了一句,“皇军的人应该都是知道安迷修和我们海盗团关系的人了,L不至于这么没脑子。”

卡米尔有些无措的思考着接下来的对策,作为团队中的制动装置,他的脑子必须时刻快速转动,一时间整个房间沉寂下来。

 

他们的耳边,听见正午海鸥的鸣叫划过了夺目的白天,把层层海浪的破裂声劈开成碎片。

 

 

TBC

碎碎念

文首来自但丁神曲/地狱门

这一章完全没有向哨内容(……)

什么时候才能写到安雷对手戏!!!!(看着大纲急死了自己

 

 

 

 

 

评论(3)

热度(50)